《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13)

13、你祖宗的血

而后他转过脸,将韩仲希引到远离里屋房门的另一边,沉声道:“你也回去。舅母年事已高,又坏了眼,你该陪在身边尽孝才是。”

“如果我不能在娘有生之年替爹和姑父、姑母昭雪沉冤,那才是真的不孝!”韩仲希双拳紧握,隐隐已现出怒气。

“我跟你说过旧案平反是迟早的事,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要等。”沈坤眉头愈发深深皱起。

“等到什么时候?”韩仲希愤愤“哼”了一声,“等到我娘也熬不住去了,再到坟头祭酒吗?”

“正因为如此,我才一直劝你不如把舅母接回来,我好就近照应。你也去谋个稳当差事,好生照料舅母,让老人家能够安养天年,不要成天的四处折腾。”沈坤无奈苦劝。

“都家破人亡十几年了还怎么‘安养天年’?你以为我是你,可以若无其事地拿着仇人给的俸禄天天过自己的日子甚至替他们养儿子?我可不受他们的好处!”韩仲希嗤笑,语声里已有了讥讽之意。

沈坤错愕刹那,疲惫地长叹一声。

“那么仲希,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想雪冤还是想报仇?”

他认真看着韩仲希的眼睛。

“就算真让你报了仇,已经死掉的人能活过来吗?已经发生过的事能改变吗?除了多搭上几条性命多些杀戮快意,你还能得到什么?”

“所以就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吗?”

连番地质问把韩仲希气得双眼发红。

“李承坤你真让我失望!十多年来你被人当狗养,到现在你竟然也就心甘情愿地把自己当成一条狗,啃着嘴里的骨头就忘了你到底是谁!你没血性!没种!”他扑上去一把抓住沈坤前襟,抡拳就要打。

沈坤抬手挡了一下,在反手一拧,已掐住韩仲希的脉门。

“你刚才喊我什么?”

他将韩仲希半个身子都死死压在墙上,另一手却锁在韩仲希颈嗓咽喉,问得缓慢,低沉语声里却尽是汹涌暗流。

这样又快又狠的身手,可不像一个整日埋在笔墨史卷里不懂舞枪弄棒的文官。

韩仲希从脸到脖子都被掐得涨红,连气都喘不上来,声音也嘶哑得变了调。那细长的脖子在沈坤手里,脆弱得就像随时都会“喀嚓”断成两截。但他仍好像故意示威一样从牙缝里挤出那个名字:

“李承坤!李——承——坤——!!怎么你这个孬货已经连亲爹给你起的名字都不敢要了吗?你的身体里可是流着你们李家列祖列宗的血——”

沈坤当即手上一加力,便轻松地夭折了韩仲希没来得及说完的话语。

“话我只说一次。要么把这个名字咽下去带进坟里;要么你自己现在就滚进坟里去,我自会好好地替舅母养老送终。你以为我在吓唬你么?”

他冷冷地吐出最后的通牒,直到韩仲希几乎就没进气了,才甩手将之扔在门槛上。

韩仲希趴在门槛上,一手握住自己的脖子,好一阵猛烈咳嗽才缓过劲来。嗓子里疼得发不出声音,但他却还是倔犟地扬起头,满眼里全是固执精光。

“好,那我也只再说一次。表哥,这不是你一人一家的事,别以为你什么都能做主。我死也不会放手的。任何人都休想阻止我,包括你!”他说完身影一闪,已不知往哪个方向去了。

沈坤站在主屋的厅堂里,盯着已然空落的门槛和小院静了一会儿,眸光深深浅浅的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转身推门返回里屋。

一进门,他就瞧见李泽尘坐在地上,正仰着脸盯着他,一副无辜又无措的模样。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