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16)

16、朕命令你陪朕睡

“很好玩吗?”

沈坤突然睁开眼,逆着月色看住了他的眼睛。

四目相接刹那,李泽尘浑身一颤,下意识想逃,却反而先软了腿,整个人跌到沈坤身上去。

“陛下怎么了?”沈坤顺势一把将他接住。

“我,我梦见我醒了之后你不见了然后我就真的吓醒了……”

李泽尘心慌意乱地找着借口,却连话也说不利索。

他整个人都扑在沈坤身上。

其实太史的体温一向比常人要低一些,冬天里常让他觉得冷,忍不住嗷嗷地牢骚抱怨。然而此刻,他却觉得这熟悉的体温格外滚烫,莫名烘得他心里像有小爪在挠,脸上更是跟火烧一样,面红耳赤如同一只烫熟了的小虾子。

他下意识觉得自己应该赶紧爬起来,可扭来扭去地折腾了两下之后,忽然又不想爬起来了。

这情形让沈坤也怔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把李泽尘抱起来。

“臣这不是在这儿么。陛下安心睡吧。臣哪儿都不去。”

他打横把李泽尘抱在臂弯里,重新安置回卧榻上,拿被褥严严实实盖好,又细细理好被角,而后打算起身回原处去重新靠下。

李泽尘却伸手一把紧紧抓住他。

少年漂亮的眸子里闪着粼粼幼蓝波光,极度忐忑不安地紧盯着他,连眼也不敢眨,唯恐一瞬错目这人就要没了。

“坤哥哥,你抱着我睡好不好,小时候你一直都这么陪我睡的……”

这一声委屈的嘟囔简直要把沈坤的心都融化了。

眼前这个少年,是他亲眼看着长大的,是当今君临天下的小皇帝,也是他的……是他精心呵护至今的珍宝。

这个少年一定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

而他其实,也不太知道自己究竟想要干什么。

又或者说,他是知道的,但他不敢承认,更不能承认。

他只能努力板着脸,继续维持训诫的姿态。

“陛下登基那天,臣教过陛下什么?”

然后,他看见李泽尘微微一愣,眉眼立刻耷拉下来。

“不……不许喊你‘哥哥’,只能喊‘太史’。”少年明显咽了口唾沫,眼中满是委屈地困惑,“可是为什么呢?我小时候不一直都那么喊吗?”

沈坤默然片刻,暗叹一声。

“因为我只是陛下的臣下,不是陛下的哥哥。陛下是先帝独子,没有哥哥。”

李泽尘似乎不能理解这其中的含义,瘪着嘴,愁眉苦脸地盯住沈坤好一阵,死活不肯撒手。

末了,他突然又负气地鼓起腮帮子来,一字一字用力开口:“那……朕命令你陪朕睡!”

沈坤眸光一震,一时没应上话。

见沈坤没立刻允诺,李泽尘有些急了,猛挣起身。

“你不是说你只是朕的臣下吗?朕是皇帝,朕不能命令你吗?”

这……皇上说得好有道理,普通人完全无法反驳的样子——

沈太史想了想,觉得这事儿怎么说也还是得先讲讲明白。

“陛下,陪陛下……睡觉,并不在臣的职责范围之内,咳,不仅是微臣,在朝的诸位大人也都一样,大家的工作,都是辅佐陛下治理天下——”

小皇帝脑补了一下列位臣工的老脸,摆出一个嫌弃的表情,“反正我又不想跟他们睡……”

“……”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