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17)

17、我想要你抱着我

沈太史无语良久,清清嗓子,掏出毛笔。

“陛下,只有昏君才会下这种要臣子陪睡的奇怪御旨,这要臣怎么给你往史书上记——”

小皇帝把头一扭,“反正全天下都在骂我是小昏君了,你爱怎么记怎么记!”

往常只要沈坤一提史书记载,李泽尘顿时就会乖乖就范,对自己的名声十分在意,抵死不肯戴上昏君帽子。谁知这一回竟然不管用……

莫非这小皇帝是破罐子破摔也非要他“陪睡”不可了?!

“陛下……”沈坤好吃了一惊,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李泽尘却愈发哇哇闹开了,急赤白脸地把被褥一掀,又捶又打地嚷嚷:

“那就都别睡了!这也不能,那也不能,当个皇帝怎么这么麻烦!又不是我自己想——”

眼看他就要口没遮拦胡扯出天大的胡话,沈坤剑眉一立,狠狠捂住他嘴。

“陛下在胡说什么!”

约摸是被这气势震住了,李泽尘半句没说完的话被生堵了回去,愈发委屈地垂头闷了半晌,翻身滚到卧榻内侧去不动了。

那蜷缩成一小团的模样像一只受到伤害的小动物,可怜得让人不忍直视。

沈坤静静看着那小猫崽儿一样的背影,良久喟然,到底还是除去鞋袜,上了床榻,径直把李泽尘整个搂进怀里。

“你都十五岁了,还是那个长不大的小蚕宝儿,我圣朝江山可怎么办呢?”

他叹息着,把被掀开的被褥拽过来,重新给李泽尘盖好,还特意仔仔细细把李泽尘那双白嫩光滑的脚捂得严实。

这体贴宠腻的小动作显然颇得“圣心”。

李泽尘起初还闹别扭,假模假式地推了两下之后,就一个骨碌钻进沈坤怀里,哼哼唧唧时仍带着哭腔。

“江山有你们管,我才不想管呢……”

“你可是皇帝,怎么能不管?”沈坤搂着怀里钻来钻去磨蹭不停的少年,只能哭笑不得。

小皇帝倒是振振有词,“太傅教过的,能者劳其长,司其职,才是任人之道,既然如此,为啥这个皇帝非得我来做,我又不擅长——”

“求你别说了……”沈坤头疼地扶住额头。

李泽尘拧来扭去地在沈坤怀里找了个最舒服地位置,终于心满意足地窝好,把脸贴在沈坤心口上,轻轻嗅了嗅。

沈坤身上若有若无的熟悉淡香渐渐叫他的心也安静下来,知道自己其实又任性上头干了蠢事。

然而,方才沈坤一脸肃穆地责备他,更生分地与他划清界限自称“只是臣下”时,那一瞬间涌上心头的惶恐就像针刺一般,让他又疼痛又狂躁。

他突然清晰地意识到,他并不想继续与沈坤维持这种君臣关系。

可他也不知道,除了君臣之外,他们之间还能有什么关系呢?

心深里有种饥渴难耐的焦灼,就像被抛落在沙漠的植物,本能地渴求绿洲一般,渴求着另一种更亲密更肆无忌惮的关系。

“太史……我想要你抱着我陪我睡,真的很奇怪吗?”

他忽然抬起头,用那双泛着幼蓝水光的眼睛紧紧盯住沈坤。

沈坤无言地回望着他,良久,终于只能轻轻拍了怕他后背。

“……快睡吧。”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