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18)

18、少年心性

有沈坤陪在身边,没要多久,李泽尘便心满意足地睡过去了。

他白天折腾了一大圈,其实早就累得两个眼皮直打架,如今终于安睡,抱着沈坤又是磨牙又是哼哼。

沈坤却是再也没法睡了,睁着眼靠在床榻上,一宿沉默到天明。

他没料到韩仲希会突然跑回京城来,更没料到,李泽尘才刚刚偷跑出宫,竟立刻就落在韩仲希手里。

这未免也太巧合了。

仲希一定已经盯着皇上很久了。

而他竟然丝毫也没察觉。

这实在是天大的疏忽。

沈坤觉得他很难原谅自己。

虽然他已经用尽全力在“照看”李泽尘了,恨不得挖出两颗眼珠子再把心也剖出来全部挂在这小皇帝身上,可近一年来,他发现他越来越力不从心了。

大约是因为……皇上长大了,终于开始进入叛逆期了,越来越不服管不听话。

不然这世上怎么能有这种皇帝……前脚刚气得皇后翻墙逃宫,后脚竟然就自己也逃宫了。

沈坤觉得自己每天真是忙得跟狗一样,才刚帮着王相处理完皇后出逃的事,就又得去帮着大将军搞定被“到底要不要和小皇帝联姻”这件事弄得神经紧张的吐蕃国王和本朝将士,再一转身,又发现自家皇上跟着小内官偷溜出宫了……还不算期间夹杂着无数次哄小皇帝开心的日常和太史局的本职工作。

事关皇帝,每一件都是国家大事,简直操碎了沈太史的心。

皇后逃宫这件事,若让沈坤说真心话,究其根源也不算皇上的错。

毕竟小皇帝和皇后从前也没见过面,更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基础。皇后王氏女,闺字乐天,是宰相王季庚的小女儿。这不过是以王相为首的老臣们都觉得王乐天姑娘是当今皇后最合适的人选,于是就替小皇帝选了,择定吉日,行礼册封。任李泽尘怎么耍赖打滚嚷嚷着不愿意也没管用。

根本就是逼婚嘛……

打从一开始,沈坤就是持反对意见的,也提醒过太傅他们,强扭的瓜不甜,不如等李泽尘再大一点让他选一个自己喜欢的皇后,否则这小皇帝是绝对不会配合的。可惜老臣们不肯听。

果然大婚当晚,李泽尘就翻窗户从“洞房”里逃了,扔下王皇后一个人孤零零在长生殿上坐了一宿。

沈坤一直记得那天晚上李泽尘偷偷摸摸跑去找他,红着眼眶和鼻尖,连鞋也没穿,一见着他人就哭着扑进怀里,说不喜欢那个不认识的女人不想娶她。

沈坤也没办法,只好哄了李泽尘一宿,第二天再把眼睛都哭肿了的小人儿一个送回长生殿去接着行礼。

天子立后,这是大事,到了这份上,哪有大婚当晚说不干就不干的。

虽然完全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总难有好结局。再加上小皇帝这难缠的个性和“残暴”的恶名,果然从大婚第二天开始,就想着法儿地作弄皇后,没要几个月,终于把好好一个端庄贤淑的大家闺秀彻底欺负崩溃了,宁愿翻墙逃走也不留在这皇宫里受气,谁爱母仪天下谁去……简直惨不忍睹。

皇后出逃这事,其实不止金吾卫大将军帮了忙,居中牵线幕后谋策的人,是沈坤。

说句私心话,皇后执意要跑路这事其实让沈坤暗暗松了一口气。至少小皇帝暂时不必为这一桩强行拉郎配的婚姻苦恼了,也不会再变着法折腾皇后了。虽然这样说对皇后不太公平。但离开这个皇宫和一个不爱她的皇帝,对这个小姑娘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李泽尘才年满十五岁,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孩子。少年心性,根本不懂什么婚姻什么夫妻,也不懂得究竟什么是天子什么是皇帝。

这样一个孩子,并非出于自愿地,在懵懂之中就被推上了皇位,也不知到底算好事还是坏事。

尤其,这皇位原本是不该李泽尘来坐的。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