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19)

19、亲吻

先帝,也就是李泽尘的父皇,登基称帝之前并不是正牌的太子储君,甚至连皇子也不是,而只是皇室宗族里的一个嗣王。

如同无数曾经发生过的权力斗争一样,那是一场浸透血腥的政变。

曾经的东宫太子被诬谋逆,蒙冤被杀,变成了无人再敢提及的“隐太子”。取而代之的嗣王则一步登天夺得了帝位。

这样的故事,随手翻开史书便俯拾即是,实在没什么可多说的。

在民间野史传闻中,这样的“隐太子”一定会留下一个侥幸存活的儿子,在太子妃的亲眷或某个东宫美姬的帮助与庇护下长大成人,然后高举义旗,杀回京师,重夺帝位,以正国本。

然而沈坤却觉得这其实没有什么意义。

眨眼二十年浮华云烟,时间过得飞快,天下人其实都已把当年的血色惨剧遗忘得干干净净了,更没几个人还会在意。而当今的天子也并未犯下祸国殃民不可饶恕的过错,黎民安居乐业,四海歌舞升平,实在没有什么再大动干戈惹起血雨腥风的必要。

尤其,李泽尘这个小皇帝是完全无辜的。

李泽尘出生的时候,先皇已经是在位的皇帝了。这个孩子从不知道当年曾经发生过什么,与父辈之间的恩怨毫无关系,更是生得单纯无暇天真可爱。

沈坤实在很难想象,如有一日,旧事重提,再掀波澜,李泽尘会被置于怎样危险的境地,稍有不慎又会遭遇怎样的厄运……

每每看见李泽尘那张无忧无虑不识愁的脸,那双澄澈美好的眼睛,沈坤便会忍不住地担忧。

他想要保护这个可爱的少年,保护那蓝如青空的眼神。

这种心情,他猜李泽尘大概是不懂的。

连他自己都不太懂,不敢说懂,他又怎么能够奢望李泽尘这个比他小了十岁的孩子懂呢。

至于韩仲希,他那个不省事的表弟,恐怕就更不会懂了。

否则韩仲希便不会那样轻佻地在他眼前对李泽尘出手,不会不依不饶地追着他说“那件事”,更不会那样不顾后果地赌气喊出那绝不能提的名字。

李承坤。

这个被他深埋在心底,早已决定彻底放弃,却又始终无法遗忘的名字……

……

怀抱里的小皇帝已然睡得死沉死沉了,时不时还要像陷入酣梦的猫崽一样,舔舔嘴,收拢爪子,磨蹭着把双臂中的人肉抱枕抱得更紧。

沈坤低头深深看着,忍不住伸出手,轻抚过李泽尘那张尚且稚嫩的脸庞。

少年人的皮肤白皙柔嫩,两片红唇湿润丰厚如同花瓣。

沈坤情不自禁地将指腹摩挲过那形状美好的唇,想起这张小嘴叽叽喳喳说个没完时,少年俊美脸庞上活色生香的表情,眼神陡然愈深。

他又想起方才李泽尘以为他睡着了忍不住好奇地在他的嘴唇上轻抚,想起那双清澈眼眸中新奇悸动的光,还有那般令他心痒难耐的温柔触感。

小皇帝大约只是贪玩,觉得有趣,却丝毫也不知道这样毫无自觉的小动作,对他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沈坤垂着眉眼,静静盯住李泽尘看了许久,缓缓低下头,将自己的唇轻浅地贴在少年柔润的唇峰上。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