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22)

22、朕想让你帮朕抓个人

但牢骚归牢骚,皇上让找人,那肯定还是得找。

祝福苦大仇深地出门,没一会儿工夫儿,就把宋岚给找过来了。

宋将军一身玄甲,腰佩长刀,剑眉入鬓,目光如电,走路时正红的披风在身后招展,确实不负“禁卫第一帅”的美名。

李泽尘盘腿在坐榻上欣赏了一下,咋吧咂吧嘴,默默在心里想:

嗯,还是不如我们家太史帅。

我们家太史虽然是文官,身材那也是很好的,要腰身有腰身,要腱子肉有腱子肉,要个头有个头。

宋将军吧……虽然也不错,可是太壮了。不喜欢。

他这么一边盯着宋岚打量,一边又是摇头又是吧唧嘴,把宋岚看得满头雾水。

虽然千牛卫身为天子近卫有带刀上殿的特权,但宋岚还是相当识时务的。

只见宋岚赶紧自己主动把佩刀取了下来,合鞘压在手边的地上,就低头行礼问李泽尘:“陛下找末将来有什么事吗?”

李泽尘往嘴里塞了颗盐渍樱桃,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回答:“朕想让你帮朕抓个人。但是你得保证不让沈太史知道这件事。”

他话音方落,宋岚明显愣了一下。

显然李泽尘说出来的这话和他预期中可能听到的话差距太大。

倒是也可以理解。

毕竟以前小皇帝找他来,如果是要让他“抓”什么,一般不是猫就是鸟,再要不就是什么蜻蜓啦、蝴蝶啦、蝉啦、蛐蛐啦、天牛啦……统称,虫子。

抓人这么大的事,确实是头一回。

尤其还得对沈太史保密,那简直是大事中的大事啊。

但宋将军能够在李泽尘这个小昏君身边“屡立奇功,平步青云”,必须是见过大世面、心理状态特别稳定的人。

于是宋岚赶紧低着头又问了一句:“不知陛下想让末将抓什么人呢?”

李泽尘摇晃着脑袋瞄准了半天面前案上的银盅,翘着下巴把樱桃核吐进去,抹了抹嘴,回答:“是一个叫韩……韩什么希的人。他名字中间第二个字我睡了一觉记不清了。”

宋岚的眉毛很微妙的互相打了个招呼,继续问:“那请问这个‘韩什么希’……是谁?陛下为什么想让末将抓他?”

“这个韩……”

李泽尘本来想说:这个韩什么希“自称”是沈太史的表弟。

可是转念一琢磨不行。

他答应过太史不能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说出去的,对谁也不能说。万一说漏了,太史就再也不能陪着他了。那可绝对不行。

于是李泽尘赶紧板起脸,拗出一个“这点小事都想不明白”的气势,对宋岚说:

“朕也不知道他是谁。这不是让你去查么。不然要你干嘛使得!”

想了想,他又补了一句:“这个韩什么希,特别坏!他欺负我!具体的你问祝福吧!”

李泽尘是这么想的。

虽然不能把昨天在太史家发生的事说出去。

但反正他偷跑出宫的事大家都已经知道了。那他就算有所保留地告诉宋岚昨天他在宫外被那个韩什么希“欺负”过,也没事。

为了保守秘密让太史可以永远留在他身边,就算把他的丢人事说出去了又怎么样呢?

他李泽尘可不是那么没有大局观的人。

这样如是一想,李泽尘就非常理直气壮了,仰着脸,一副“宋岚啊,朕这么信任你,你多久能把钦犯缉拿归案?”的表情看着宋岚。

“禁卫第一帅”宋将军无语凝噎地侧脸看了一眼祝福,见祝福已经没眼看地趴在地上了,显然是在用行动表示“啥也别问我,我啥也不知道”。

感觉皇上这回虽说总算是让他去抓个人……

可是皇上对这个“钦犯”的描述,好像还不如“尾巴尖上有一撮白毛的花猫”来得清晰啊……

这让他怎么抓?

宋将军皱着眉忧愁了一下,叹了口气,拱手应道:“陛下,我尽力吧。”说完领命,退出了甘露殿,头也不回就往太史局找沈坤去了。

皇上不让找沈太史那都没用。

不找沈太史,谁能自己琢磨明白这小昏君到底又在闹什么幺蛾子……?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