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23)

23、皇上叫我来“抓奸”

被李泽尘从甘露殿里赶出来的时候,沈坤就知道,这“小昏君”肯定又在瞎琢磨什么鬼主意,不是又打算偷溜出宫去,就是要在宫里搞事情。

怎么说他好歹也天天地守着这“小昏君”守了十几年,这种事可真是见得太多,早就见怪不怪了。

要不然怎么能做到在每一个关键时刻及时出现力挽狂澜拯救吾皇于水火,就算不能亲自出现也要安排好替补呢……那当然都是被逼的。

沈坤回了太史局,以最快的速度把公事都解决了,能分派给下属的全都分派好,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等。

没等一会儿,果然看见宋岚一脸“今天早起为什么没看黄历”的忧愁向他走过来。

依照圣朝常情,禁卫军中的大兄弟小伙子,普遍颜值都比大多数前朝官员要高。毕竟都是贵族子弟,从亲娘到亲奶奶,家中女眷各个都是美女,经过这么一代代的“美化”,爹和儿子的长相,除非不小心脸着地摔过,否则就很难难看到哪里去。再加上还有那一身玄甲戎装的加持,就算是相貌平平的人也会显得俊朗挺拔。

而宋岚,是这样一群禁卫军中的“第一帅”。

这个帅裂苍穹的程度可想而知。

宋将军所到之处,有事没事的普罗大众一般都是聚众围观的,就算是不能把手头的事情立刻放下的,也会忍不住抬起头伸着脖子多看两眼。

尤其是后朝的宫女们。

幸亏前朝没有宫女。

但眼珠子黏在宋岚身上就收不回来的内侍和小厮,甚至一些少年得志考中功名或者凭借家世谋得一官半职的年轻朝官,那也是很多的。

这么拉风的架势倒不是宋岚自己张扬。主要是管不住其他人的眼珠子。

相比之下,沈坤就低调多了。

沈太史虽然也是相貌堂堂丰神俊朗,但沈太史走过路过,一般是没人敢这么盯着看的。

主要是皇上会生气。

“小昏君”为了沈太史的事生气大闹起来能有多“残暴”谁试谁知道。

据不可考证的传闻称:

后朝禁苑内,就曾经发生过某不懂事的小宫女因为一直盯着沈太史犯花痴,被皇上发现之后,受罚顶着茶碗跪在甘露殿外头连续吃了十碗桂花糯米丸子撑到哭的“惨剧”……

当然不让看归不让看,也管不住大家偷偷摸摸看。

内朝宫女内侍们的一大乐趣,就是和吾皇斗智斗勇着偷瞄沈太史。

最好是沈太史和宋将军在一起的时候。万一被皇上抓包了,只要辩称“小人绝对没有在看太史,小人看的是宋将军”,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当然,这些都是闲话了。

眼下沈坤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见宋岚像拖了一串尾巴一样走到自己面前来,心想十有八九是李泽尘那小子又开始了……于是他也就不废话客套了,直接开口问宋岚:“出什么事了?”

宋岚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后头扒门框的“尾巴”,拧着眉问:“……能把门关上说吗?”

沈坤点点头。

宋岚二话没说,立刻把门窗全都关得严严实实,又把沈坤拉到房间内侧的屏风下头,确定四下无人可以偷听了,才放心压低嗓音说了三句话。

第一句:“皇帝陛下让我去抓一个人。”

第二句:“但是皇上也没说明白这人到底是谁,除了叫‘韩什么希’之外两眼一摸瞎。”

第三句:“这事皇上不让我告诉你。”

才听见第一句话,沈坤就什么都明白了。

“这事你别管了。”他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又对宋岚补了几句交代:“近日加强一些甘露殿的守卫,尤其轮值换班的时候小心些。但凡发现有人要对皇上不利,留活口,直接交给我秘审。不要交给大理寺。也不要惊动王相和萧太傅他们。”

宋岚摸摸下巴,直截了当问:“这‘韩什么希’……是谁啊?”

沈坤犹豫了一瞬,回答:“是我的一个朋友。”

他倒不是不信任宋岚。

宋岚是他亲自提拔到李泽尘身边来的人,他完全相信宋岚绝对是一个正直的好人。

但这件事牵扯太多干系太大,能少一个人知道还是少一个的好。

不让宋岚知道太多,其实也是保护宋岚。

毕竟沈坤自己也无法肯定,将来有一天,会不会因为他的缘故,因为那些不可说的前尘旧事,就牵连宋岚遭遇什么无妄之灾。

他心里想得这些事复杂得很。

宋岚完全不知道,只能全凭揣摩。

但宋岚这个人很敏锐,悟性好,才二十出头的年纪就能在皇帝近前做千牛卫将军不是没有道理的。

只见宋岚摸着下巴,盯着沈坤琢磨了一会儿,“哧”的一声笑了。

“我明白了。你在外头跟这姓韩的‘好’上了,皇上知道了不高兴,叫我来‘抓奸’的。”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