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25)

25、完了!要死!太史救我!

自打把事情交待给宋岚,李泽尘可算是放下一百二十个心了,就在自己的甘露殿上边吃边玩起来,一会儿让祝福给他准备点心,一会儿又要水果,还要牛乳冰酪——吃到一半想起来,自己既然允诺过太史要好生读书,那怎么也得假装一下做做样子,不然太史回头问起来不好敷衍,于是手也没擦就去抓书卷,蹭得满卷糖汁。

祝福在一旁看着直想摇头,心说这傻皇上还不如干脆别碰书算了,把书抓成这样,满满全是“罪证”,回头沈太史来了只需要瞅一眼这些书岂不是就全露馅了……

但李泽尘心里哪儿想过这些。

他满心里瞎琢磨的全是些别的事。

只见他一边吃一边漫不经心乱翻书,一边就问站在身边伺候的祝福:

“祝福,你说宋岚能不能抓到那个韩什么希?”

祝福想也没想就顺嘴回答:“陛下令他去抓,他当然是得倾尽全力把人抓到的。陛下就宽心吧。”

李泽尘把一口牛乳冰酪咽下肚去,瘪瘪嘴,又问:“那……要是太史知道了跟朕生气怎么办?”

祝福脚底一哆嗦,差点摔在吾皇万岁的御案下头,心里叫苦连天道:陛下您这会儿才想起这一出是不是有点太迟啊?!

但和圣上回话哪里能这么吐槽。

祝福赶紧擦了擦汗,哄着李泽尘道:“太史明白陛下的一片苦心,自然不会和陛下生气。”

李泽尘苦着脸自己琢磨了一会儿,点点头。

“那个韩什么希一看就是个坏人!太史干嘛和他那么好?祝福你说是不是?朕这么做,也是为太史好,不然太史那个大笨蛋搞不好就会被那个大坏人骗的,是不是?”

他这一番话,与其说是在问祝福,倒不如说是讲给他自己打气的。

祝福听得只想翻白眼,只道自家皇上确实是心里没点数,假如说那韩什么希当真有那么厉害连沈太史都骗得住,那这个小笨蛋皇帝做这些小动作岂不是更没戏……

“陛下您就别琢磨了。反正您也已经让宋将军去替你办这事儿了。想来过两天就会有结果的。”

他才刚这么苦口婆心地又劝了李泽尘两句。

忽然有个人声从外殿传进来。

“陛下让宋将军去办什么事了?”

李泽尘和祝福同时吓得一抖。

尤其李泽尘,手里还抓着半块没吃完的桂花凉糕,人已经直接“呲溜”一声躲到桌子底下去了……

祝福赶紧连滚带爬往外去迎,一边大声喊道:“太傅您来啦,陛下正读书呐!”

说是迎,其实当然是拦人。

毕竟皇上还躲在桌子底下做心理准备呢……哪能这会儿就让人进来瞧稀奇。

但这来人显然没那么好烂。

只见祝福话音还没落,那人已经甩着袖子大步到了跟前了,浓眉大眼方正脸长得就非常浩然正气刚正不阿的模样,正是当朝太傅萧宜凌。

所谓太傅,就是帝师。

所以李泽尘怕萧太傅那是太正常不过了。

尤其这位萧太傅还有先帝御赐的圣旨和信物,不但可以在他这个皇帝跟前上殿不下跪,还可以直接打他的屁股。

从小到大萧太傅不是拿戒尺打他手板就是罚他抄书,什么《论语》啊《孟子》啊《战国策》啊……就没有他没被罚抄过的。而且每回一罚抄,就是一百遍起,偏偏沈坤还伙着太傅一起敦促他亲自抄,不让那些小内侍小宫女儿给他帮忙,简直抄得他头晕眼花手脚发软。

眼前萧太傅突然来查他的岗不说,且还听见了他和祝福的悄悄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躲在外头听见了多少……

李泽尘一回想起被罚抄书的恐惧满脑子都是“完蛋”、“要死”、“太史救我”,愈发是缩在桌子底下说什么也不肯出来了。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