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26)

26、教吾皇万岁“含”和“叼”的区别

但他心里总还记得不能把太史交待过他的事漏出去。

李泽尘左手凉糕右手木瓜,眼珠拼命转,飞快编着谎话。

“这几天夜里甘露殿闹猫,朕让宋岚去给朕把那猫抓回来养!”

他缩在桌子底下,努力胡说八道。

他这张桌子上特意让人给他铺了一整块挺厚重的绸缎,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方便他往里藏。

他还觉得自己藏得很完美,萧太傅绝对找不到。

然后,他就看见萧太傅非常不给面子地帘子一掀,蹲在桌子腿边上看着他了。

“陛下要抓的那只猫还有名有姓啊?”

李泽尘吓得手里的瓜都掉了,大惊失色问萧太傅:“太傅你怎么知道朕躲在桌子底下!”

萧太傅一脸正直:“如果陛下躲在桌子底下的时候不要随便开口说话,那臣可能是得多找一下。”

“……”李泽尘可怜兮兮地往里缩了缩,觉得以萧太傅的个头和年纪应该不能够钻到桌子底下来拖他出去。

说什么“年纪”,其实萧太傅还正当壮年,哪有李泽尘想得那么孱弱。

萧太傅之所以不钻到桌子底下去拖他出来,主要还是因为这么做实在太毁形象,身为帝师,丢不起这个人。

只见萧太傅看了李泽尘一眼,就端端正正地在皇上这桌子跟前盘腿坐下了。

为了坐得舒服,还特意让祝福去拿了个软垫子过来垫着。

萧太傅问:“陛下说得那猫叫韩什么希啊?”

李泽尘一边在心里埋怨萧太傅作为一个“老年人”干嘛听力那么好,一边狠狠摇头:“太傅你听错啦!朕是说之前看见那只猫嘴里‘含’着一只笔很‘稀’奇!才没有给猫起名字!”

太傅点点头,说:“陛下,撒谎可是要被罚抄书的。”

太傅又说:“而且‘猫嘴里含着一支笔’这句话,那不叫‘含’着,应该用‘叼’着,请陛下今天把‘猫嘴里叼着一支笔’这句话抄写三十遍加强注意。”

一听到那个“罚抄”的“抄”字,李泽尘嘴角撇了两下,顿时委屈得脸都皱了。

祝福在旁边沉痛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表示不想看这种近乎虐待幼童的惨剧。

以皇上的小脑壳,用不了几个回合,肯定就会被萧太傅把话全都套出来。

祝福觉得,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去搬救兵——把沈太史请过来救场是正途。

他既然动了这个心思,赶紧转身脚底抹油,就想偷溜出去找沈坤。谁知道才摸出甘露殿的门,就一头撞在一个人身上。

祝福心里紧张得连路都看不清,更别说人了,从地上爬起来揉了好几下被撞疼的鼻子,才发现这来人正是沈坤,旁边还跟着一个宋岚。

祝福顿时暗暗叫苦。

宋将军和沈太史一起过来甘露殿,说明宋岚刚领了小皇帝的“密旨”,转身就把这“密旨”捅给沈坤知道了。

这倒是不意外。

关键是宋岚投诚动作这么快,他这个帮着小皇帝找宋岚来瞒着沈太史生事的小内侍岂不是很容易被误会……

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被沈太史默认是又在帮着小皇帝搞事情,祝福顿时吓得发抖如筛糠,连话也说不利索了,只能一边反复嚷嚷“太史快去救皇上”,一边用力把沈坤往甘露殿上拽。

但这样一来,反而让沈坤和宋岚两个人全都紧张起来。

沈坤和宋岚还不知道萧太傅来找李泽尘查岗来了,只是看见祝福一副屁滚尿流的样子从甘露殿里跑出来,才看见他俩就大喊“救命”……要还能不紧张,那简直不正常。

沈坤二话不说,大步冲进内殿,原本以为会看见什么惨景,连打人的拳头都准备好了,结果却看见萧太傅和小皇帝两个,一大一小,一个坐在桌腿旁边,一个猫在桌子底下,两两对峙。

小皇帝手里抓着半块没吃完的凉糕,脚边的地面上还有一块刚啃了一口的瓜。

这……搞啥?

总不能是皇上想把掉地上的瓜捡起来吃了太傅拦着不让吧……

这瓜到底多好吃?

李泽尘躲在桌子底下,看见沈坤来了,“哇”的一声当场大哭,边哭边喊:“太史救我!太傅欺负我了!”

沈太史只好心情复杂地问:“……太傅这是做什么?”

萧太傅气定神闲回答:“教吾皇万岁‘含’和‘叼’的区别。”

“……???”

完全搞不清状况的沈太史表示这话听起来感觉哪里不太对。

跟在旁边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的宋岚宋将军一脸“你们读书人思想太龌龊了”的微妙,深深地觉得本朝有这么奇葩的皇帝和没六的大臣,竟然至今都还没天降神罚,可能真的是个奇迹。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