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27)

27、罚抄一百遍

萧太傅不愿意退让,小皇帝也不肯从桌子底下出来。

小皇帝不从桌子底下出来,沈太史自然得想办法。

可是老师教导学生这种事,又好像没什么可说道的。

尤其是这个学生竟然蠢到连“含”和“叼”都能用错,确实很需要让老师好好补补课。

只见萧太傅端正坐在桌子腿旁边,一脸“敬业的老师无论在什么环境都能安心讲课”的严肃,就对着李泽尘开讲:

“陛下,这个‘含’字,口在下,而‘叼’,口在左,从字形上来看,这两个字所代表的动作就明显是不一样的。口在左,说明‘叼’是一个嘴和别的物体两两贴合的动作,而口在下,说明‘含’这个字——”

说到这里,萧太傅还特意让祝福从小皇帝桌上拿了一根毛笔过来,看起来好像准备当场亲自演示一下的样子。

他那个样子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

“你等一下!等一下!”

沈太史顿时有点着急,赶紧抢先把那跟毛笔抢过来,攥在自己手里。

“老师,吾皇年纪还小,能不能教得正常一点?”

少年时陪李泽尘读书,沈坤也是跟着一起听过萧太傅的课的,尊称一声“老师”也不冤枉。

而作为朝野上下唯一一个不仅可以当着沈太史的面打小皇帝的手板心,以及如果他乐意,还可以当着小皇帝的打沈太史的手板心,且无论沈太史还是小皇帝都不能拿他怎么样的“神人”,萧太傅也很端着架子。

只见萧太傅抬头瞥了沈坤一眼,正色摸摸下巴,就反问:“怎么才算‘正常’?”

萧太傅又说:“记不记得当年教过你?心中有花,眼中有花;心中有佛,眼中有佛;仁者见仁,淫者见淫。”

萧太傅还说:“世间凡俗大多是缺什么想什么,你这样,对身体不好。”

完美三连。

你老师永远是你老师。

全程憋笑到内伤的宋将军终于憋不住了,开始当场表演笑到满地打滚。“第一帅”的形象问题算什么,不重要的,根本不在乎。

沈坤也十分内伤,主要是被老师训的。

毕竟也很多年没挨过训了,突然来这么一回,不太适应。

尤其当年还读书的时候,萧太傅也不大教训他。

他向来聪明勤奋,怎么说都毫无疑问是讨老师喜欢的那一类好学生。

再加上还有李泽尘这种最让人头疼的陪衬。

他觉得萧太傅八成是故意的。

于是沈坤飞快地思考了一下,就低头双手恭恭敬敬做了一个要把那根毛笔还回去的姿势,说:“老师教训得是。学生错了。”

错是必须要认得。

到底错哪儿了其实是不太知道的。

但反正先认错就对了。

所谓态度决定一切,姿势摆得好,比啥都管用。

果然,萧太傅对这个良好的认错态度很满意,也没再去接他手里那根毛笔,就站起身拍了拍衣摆,又耳提面命教训了几句诸如:

“看你把皇上宠成什么样?”

“每天瞎胡闹,就不好好读书。”

“连‘叼’字和‘含’字都分不清楚还怎么治国做明君?”

“你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明白,不要乱拐带吾皇万岁!”

期间夹杂了李泽尘躲在桌子底下哼哼唧唧顶嘴的一句“治国跟‘叼’和‘含’有啥关系”和一句“做明君又不靠这个”——被沈坤狠狠偷踹了一脚桌子腿按回去了。

来突击查岗的萧太傅挨个训完了学生,心满意足,挥挥袖子,留下一句让沈坤敦促小皇帝记得好好把“猫嘴里叼着一支笔”罚抄一百遍,笑眯眯走了。

三十遍是基础的。剩下七十遍是死不认错追加的。

李泽尘赶紧从桌子底下爬出来,委委屈屈地抱住沈坤的大腿,鼻涕眼泪全抹沈坤袍子上。

宋岚还在旁边笑得肚子疼。

沈坤无可奈何,摸了两下李泽尘的头顶,把人抱起来。

沈太史问:“陛下怎么想的?给自己挖这么大一坑……”

李泽尘吸溜了两下鼻子,虎着脸回答:“有什么了不起的。反正太傅天天罚抄我,我早都已经习惯了!”

沈太史表情复杂地说:“这个还是不要习惯比较好……”

李泽尘满不在乎地一抹泪,嘟起嘴:“没事,反正有祝福替我抄!”

一听这话,刚刚还笑成狐狸样的宋岚一轱辘就扭身爬起来大叫着“我去帮陛下抓猫”跑了……

倒霉的祝福一头撞在桌子角,简直恨自己为什么没干脆撞晕过去拉倒。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