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28)

28、不能轻易就放弃底线

当天的晚膳,是沈太史留在甘露殿一口一口喂小皇帝吃的。

可怜的祝福在一旁替皇上罚抄一百遍,一边闻着御膳的香气,饿得两眼发黑手抽筋。

但李泽尘觉得特别开心。

太史已经很久没有喂他吃过饭了。

虽然小时候是经常喂的。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太史就不肯再喂他了,还说他已经长大了,应该学会自己好好吃饭了。重点是,身为一个好皇上,一定得有好皇上的样子。

李泽尘觉得很委屈。

他不是很懂,这个事跟做好皇帝到底有什么关系。

他又没打算酒池肉林弄百八十个美女围着他轮流往他嘴里喂吃的……

他只是想让太史每顿饭都能陪着他吃而已,偶尔帮他布个菜,把他喜欢吃但是够不着的送到他嘴里,总之,从前什么样,现在也还什么样,他就很满足了。

反正这些事,就算现在太史不做了,他也不会亲自动手,还不是祝福这个小内侍来。

那凭什么让太史来就有损“贤明”,而让祝福来就一点问题没有呢?

祝福和太史到底有什么决定性的本质区别能够导致在这个问题要被区别对待?

难道是因为祝福这个小内侍没有……

想到这里,李泽尘忍不住同情地看了一眼正在哭着帮他罚抄一百遍的祝福,决定自己以后要对祝福好一点。

尤其是,多亏了祝福帮他罚抄,太史才会破例答应喂他吃饭。

李泽尘真的是这么认为的。

他觉得沈太史之所以破天荒答应喂他吃饭了,就是因为祝福正在忙着替他罚抄一百遍。

这种奇葩的理由,沈太史本尊当然是绝对不承认的。

虽然沈坤的想法其实也很简单:

其一,韩仲希那个小子既然起了心,肯定是要打鬼主意的,那么小心一点总没错,亲自把关,总比交给旁人靠谱。

其二,要想从小皇帝嘴里套话,重点是让小皇帝乖乖听话,先把人哄开心了比较容易得手。

萧太傅刚才来查岗,看似教训小皇帝,其实是敲打他来的。

老师多半是猜到了头天李泽尘偷跑出宫去在他家睡了一宿的事还另有什么未挑明的“隐情”,于是便来试探,顺便警告他要以大局为重,不要惹出什么危及圣上乃至危及国统的麻烦。

沈坤心里明白。

虽然他是不太想搭理,也觉得没必要搭理。

老师可算是看着他和李泽尘长大的极少数人之一。

如果连老师都对他存有这样的疑虑。

那他实在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他一边喂李泽尘吃饭,一边问李泽尘白天萧太傅来的时候都说了什么。

李泽尘吃得满嘴泛油光,不用人催就把什么“太傅在外头偷听我和祝福说话”、“我让宋岚去给我抓猫,太傅硬说我给猫起了名字”之类的没头没脑全倒出来,末了还多补了一句:

“我才没有给猫起名叫韩什么希呢!”

沈坤听得直皱眉,心想这小皇帝真是半点不会骗人,让他这么胡扯一通,除非萧太傅也是个傻子,不然还能有啥想不明白猜不透的。

了不起也就那个韩仲希的“仲”字可能确实需要猜一下吧。

沈坤犹豫挣扎了一整顿饭的时间,思考到底要不要努力教会李泽尘骗人。

他心里总还想着要教导李泽尘为人正直,不能轻易就放弃底线,带着小皇帝走上歪门邪道一去不回头。

再者说……李泽尘只是单纯可欺罢了,又不是真的脑子不好使,万一这小子学会了骗人回头连他都骗怎么办?

之前宋岚说皇上现在是还小,不能把他怎么样,要他小心皇上将来长大了……摸着良心说,他还真的有一点心虚。

不是他不信任李泽尘。

具体究竟是什么,其实他也说不太上来。总之觉得心里莫名就毛毛的。

他倒是兀自好一番纠结。

一旁的李泽尘显然什么也没多想。

那一颗小脑瓜整个只用来琢磨一件事——

是不是饭吃完了太史就又要走了?

所以,这一顿晚饭,吾皇万岁吃得特别慢。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