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29)

29、我都快要撑死了!

要只是吃得慢……倒也罢了。

沈太史觉得,小皇帝可能有点焦虑。

因为李泽尘一直不停地在吃,除了偶尔回答两句他提出的问题之外,整顿饭腮帮子永远的鼓起来的。

甚至下咽之前都不太嚼。

倒不是说不能让皇上多吃点……当今圣上再不靠谱,以圣朝地大物博国库充盈,也还不至于穷到这个份上。

关键在于,吃太多了,容易撑坏。

沈坤起先是在一旁默默看着,听李泽尘吩咐,想吃哪个菜就给他夹一些到碟子里,后来就不动手了,看着李泽尘自己一个人像个饿了几百年的饕餮一样固执地拼命往嘴里塞东西,然而脸上也并没有品尝美食的喜悦。

虽然也不算痛苦。

但那副心事重重努力勉强自己吃东西的模样落在眼里,难免叫人跟着心下不安起来。

小皇帝别的本事没有,惹沈太史心疼的本事还是有很多的。

沈坤一直记得当年先皇后薨逝的时候,李泽尘也曾经有好一阵子天天暴饮暴食的厉害,只要嘴没被好吃的堵上,就要咧开嘴哇哇大哭,结果多吃了不少甜食,险些把自己吃成个三百斤的小胖子……幸亏被沈坤坚决及时地制止了。

小皇帝大概是被吓到了,所以在害怕。

可能是被韩仲希吓到的。

可能是被萧太傅吓到的。

也可能是被他吓到的。

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沈坤觉得事到如今,他确实应该要承担一些责任。

毕竟有许多问题,不是假装不存在就真的不存在。

但这只是他一个人的想法。

至于其他人……那想法可就简单多了。

作为一个“恶”名在外的残暴小昏君,李泽尘这个小皇帝在众位宫人眼中,完全是另外一种存在。

昏君得了暴食症,谁离得近谁倒霉。

眼看小皇帝越吃越多,从跟端盘子的宫女,外头传菜的内侍,一直到给小皇帝做菜的厨子……每一个人的表情都越来越忐忑,越来越忐忑。

主要是还有祝福那个莫名就被罚抄的眼前例正在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被动扮演儆猴鸡呢。

沈坤真觉得这事再不管管搞不好一会儿所有人都能唱起来。

他还认真思考了一下这话该怎么说,但想来想去又好像没什么可委婉的,只好无可奈何地说了一句:“……陛下吃好了就不要吃了罢。”

李泽尘正把一块烧得软烂的鹿肉往嘴里塞,一听这话连脖子后面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赶紧做出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一边嚼一边含含糊糊反驳:“我还没吃好呢。谁说我吃好了。”

“……”沈坤只好无语指了指他已经吃到圆滚滚的肚皮。

李泽尘下意识自己低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他的腰带都已经快要被撑断了。

摘掉腰带继续努力地吃,还是面对现实乖乖认怂,这是一个问题。

李泽尘显然犹豫极了。

只见他一手拽自己的腰带,另一只手还垂死挣扎地拿筷子扒拉着碟子里浸透了火腿汤汁的嫩笋。

“我不。吃完饭你就又要走了。”

他倔强地把一片笋塞进嘴里,十分委屈地吭叽了两声。

沈坤微微一怔。

他原本以为是他语焉不详的含糊态度让李泽尘产生了被蒙在鼓里的不安感,怎么也没想过,李泽尘心里原来是这样想的。

他最珍视的这个少年,当今的天子,一个据说特别残暴“能止小儿啼”的昏君,竟然为了拖延他的时间把自己撑到肉眼可见的地步……

到底还说他面子特别大,还是他这个人在李泽尘心目中真的很凶不通情理,以至于李泽尘竟宁愿撑成这个样子也不愿意和他有话直说了……

瞬间,沈坤完全被这啼笑皆非的荒谬感淹没了。

“我不走。”他直接把李泽尘手里的筷子拿走了,就把人抱起来往屏风后面走,示意宫人们该收拾赶紧趁机收拾。

李泽尘一开始还颇有一点怀疑地拿两只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待确定他是真的决定不走并不是随口哄小孩之后,顿时大大松了一口气,像只初次试飞的疲倦雏鸟一样,整个人都四爪并用地瘫软在沈坤身上,溢出一声委屈的嗔怨:

“太史你早说啊……我都快要撑死了!我……我要大山楂丸!”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