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3)

3、太史令沈坤

说到太史令沈坤,他的详细出生来历几乎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

大家都只知道他是先帝沈皇后的宗亲侄儿,打从小皇帝刚出生起,就陪在小皇帝的身边。最开始是留在皇后的正宫里陪着。反正那时候李泽尘还是个吃奶的小婴儿而沈坤自己也只是个十岁不到的小孩。

再等到李泽尘长到五岁开始读书的时候,沈坤就被指名去陪他读书。

虽然那时候沈坤已经十五岁,读过的书已经不少了,但既然小太子要从一二三四学起,他也只好跟在边上陪着。

十四、五岁正是小男孩最好动贪玩的时候,如果换成别的小孩被派去干这种无聊的差事,肯定都会觉得自己受到了天大的虐待和折磨,甚至个性顽劣一点的还可能生出逆反心理,做些恶作剧来搞破坏。

然而沈坤倒是完全没有这样,他就好像陪李泽尘读书是全天下最有趣的事情一样,每天准时准点把李泽尘拎到萧太傅那里报道。

太傅教李泽尘的时候,他就坐在旁边看他自己的书,一面时不时眯起他那双凤眼,笑着看答不出问题的李泽尘被太傅训得头都抬不起来的小可怜样。那种表情简直就像这是他人生之中的一大享受……

不过,也多亏有沈坤这样每天盯着,李泽尘再刁蛮任性恃宠而骄,好歹也还是长成了一个识文断字读过诗书的翩翩美少年。不然以李泽尘那个连天王玉帝都要头疼的个性,想让他乖乖听太傅讲课实在是难于登天,搞不好就会变成旷古迄今第一个目不识丁的文盲皇帝。

如果是那样,圣朝祖庙里的历代先皇们泉下有灵就算哭死也没用了。

再然后,等到李泽尘即位当了皇帝,沈坤就做了太史令,同时还得亲身上阵,兼任圣朝最坚挺、最顽强、最不怕死、永远不会被小昏君气到吐血辞官的起居郎,天天盯着记录小昏君言行举止的大事……

当时的沈坤才刚刚二十岁出头,弱冠之年就做了正三品的大官,而且还掌管着编纂史册这样要紧的“大事”,立刻引得朝野议论纷纷。

然而,议论归议论,把圣朝江山翻过个来,能管住李泽尘的也只有沈坤。

就算是天天打小皇帝手板心罚他抄《论语》的太傅,如果不是沈坤盯着押着他去上课,小皇帝才不会害怕。

假如这个太史令不让沈坤来做,那真的是谁都不敢做了。

不然万一小皇帝又犯了什么昏事傻事,到底要不要往史书里写呢?

不写吧,太对不起职业操守,对朝政国民更是害处多多。

写吧,那这个人全家老小哪里还能有命?一定会被长着蓝眼睛的残暴昏君追杀到家破人亡啊!

让沈坤来做这个太史令,就没有这种困扰了。只要沈太史拈着笔杆子站在李泽尘背后说一句:“陛下这是害怕没办法遗臭万年又想我帮你往你的《昏君本纪》里多添一笔吗?”小皇帝就算再想哭闹耍赖不听劝告,也会乖乖地听话作罢。

如此一来,其他大臣们做事也就容易多了,总算能够摆脱小昏君的阴影,维持圣朝天下的正常运转。

昏君难缠到这个份上,竟然既没有被废掉也没有人谋反,连周边归附的蛮夷小国都没有起来作乱,简直是个奇迹。

有人说,是几位重臣都感念先帝圣恩,才这样对李泽尘尽忠尽义。

也有传言说,其实是先帝早就做下了安排,用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法牵制了几位要臣,这才保得小皇帝平安无事。

谁知道呢,反正这个问题连李泽尘自己都一点也不关心。

小昏君李泽尘每天需要关心的事,那可是很多的,比如:

太史今天什么时候来陪朕玩?

太史今天又给朕带什么好吃的了?

太史今天能多陪朕玩一会儿吗?

太史今天能不回去就留在宫里陪朕睡吗?

太史今天又凶朕了,他是不是不喜欢朕了,呜呜呜呜哇……

……

鉴于这种……只有太史令沈坤拿得住小皇帝而小皇帝也十分喜欢粘着沈坤的现状,宫里的宫女和内侍们早都已经习惯了,只要小皇帝开始胡闹,立刻派人去通报沈太史来收拾烂摊子。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