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30)

30、弹弓打屁股

结果大山楂丸也没能救了急。

没多一会儿小皇帝就把脸埋在他的御用金脸盆里吐去了。

吐完了还流鼻血。

被紧急传唤来的御医诊断说,吾皇万岁这是……鹿肉吃太多了。

整个甘露殿上下被迫鸡飞狗跳,足足折腾到半夜才算勉强消停下来。

小皇帝鼻子里塞着止血的细棉花,哼哼唧唧地歪在他宽大的龙榻上,两只手还拽着沈太史的袖摆,话痨得像只喊饿的猫。

“太史你答应过我不走的哦!”

“太史你要说话算话哦!”

“绝对绝对不可以反悔哦!”

“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走哦!”

“不能走哦!”

……

沈坤无可奈何地看着他,伸手在他白嫩的额头上轻柔摸了摸。

少年的皮肤有种细腻软滑的触感,染着一层薄汗。

沈坤犹豫了一下,把他稍显凌乱的额发理顺了,拨弄到耳后。

李泽尘似乎很享受这种被安抚被爱护的感觉,愈发像只猫一样眯起眼,从喉管里发出细微的呼噜声。

大概是刚才好一番折腾让他十分疲倦。他很快就睡着了。睡梦中仍不忘紧紧抱着沈坤一条胳膊,唯恐这人会在自己睡着的时候消失不见了一样。

沈坤只能任由他抱着,一面不时安抚地轻拍他的后背,唯恐他不能睡得安稳。

甘露殿的内殿上火树摇曳,昏黄灯光落在眼底,有一点温柔悄然弥涨。

而此时的甘露殿外,回廊之外,玉阶之下,宋岚正抱着双手眯着眼,仰脸看着一个身穿夜行服猫在树上的身影。

大约一个时辰以前,他就已经发现这个人猫在树上了。

但是这个人自己好像完全没有察觉自己已经被发现了的样子,还很安逸地蹲在树上东张西望。

这人如果不是傻的话,大概也不太可能是什么特别坏的恶徒。

毕竟看他这个猫在树上嘚瑟的样子……真要想干坏事,应该是没什么指望了。

宋岚在视野的暗角里饶有兴致地摸着下巴,从腰间挂的荷包里摸出个弹弓,瞄准那个人的屁股,一发小石子射过去。

怎么说也是太史的朋友,用弓箭射这么不友好的事情,那还是不太合适做的。

弹弓就不一样了。

弹弓这么弱小又无害,就算射他,也射不坏。万一真射坏了,还可以赖账不承认,毕竟销毁凶器那么方便。

这么想的时候,宋岚看见那个人捂着被射中的屁股东张西望了几下又继续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猫在树上往甘露殿里窥视了……

屁股都被射中了竟然还没察觉自己已经暴露了吗……心这么大竟然还能混进皇宫里来当“刺客”,这皇城禁卫是不是要完?

身为“禁卫第一帅”,宋岚对禁卫军怎么说都还是很有集体荣誉感的,顿时感觉禁卫军遭到了“刺客”的蔑视,尤其这个大喇喇蔑视了禁卫军的“刺客”看起来还是个傻的……心头的不爽顿时就涌上来了,当场又拿弹弓接连射了那么人的屁股好几下。

弹弓打屁股这种事,虽然死不了人,但该疼还是会疼的。

而宋岚的准头又很好,所谓例无虚发。

只见那个人接二连三地被打中屁股,实在在树上猫不住了,竟然也没有默不作声地换个新地方藏起来,而是捂着屁股大叫了一声:“谁啊?干嘛藏头露尾地躲起来打人家屁股?有本事你出来单挑?!”就自己从树上跳了下来。

这么理直气壮光明磊落,简直不知道到底谁是禁卫谁才是刺客……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