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35)

35、朕就是觉得他有趣

李泽尘还正疼得直揉鼻子,沈坤已开口问:“陛下这是要去哪里?不是已说好了在甘露殿等臣回来么?”

他话说得很是温和,并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然而李泽尘心里正憋闷,根本顾不得分辨,只当沈坤又在埋怨他不听话,于是愈发委屈得撅起嘴:“朕要的猫等这么半天了都没人送过来,朕当然只好自己去自己去找了!”

这明明白白是一句气话。

小皇帝撒娇打滚使性子的时候,最喜欢把“朕”挂在嘴边。

对他这副模样,沈坤早已见怪不怪了,就仍笑着哄他:“臣今日的公务已全处理完了。偷闲半日。陛下之前说想要臣陪陛下赏玩的字画,还有那些想叫臣一起品鉴的花茶蜜果,不如就趁今日让臣一观?”

若是搁在从前,只一听说太史今日能陪他玩上半日,甭管是看字画还是吃茶干什么都好,李泽尘肯定早就欢天喜地跳起来。然而他此刻却正在闹别扭,沈坤越是百般哄着他,他反而越是心里不爽,总觉得沈坤待他百依百顺全是为了护着韩仲希……于是小皇帝牙一咬眼一横,扭脸哼了一声:“不要!朕就要现在去玩猫!”

此言一出,沈坤脸上的表情才终于出现了一点细微到难以察觉的变化。

这还是李泽尘头一回如此干脆的拒绝他主动给予陪伴的允诺,实在是十分罕见。

小皇帝大概是在同他置气。

这一点感觉,他自然还是有的。虽然他也不太知道李泽尘究竟是为了什么。他自问他待李泽尘已是极好极好,好到倘若必要叫他当场把心剖出来证明,他也可以立刻一刀剜下。虽然他确实有许多事情并没有对李泽尘尽言,但那是因为他觉得那些惹人头痛烦心的事太过沉重了,更不值得,完全没有必要叫李泽尘知晓了跟着一起陷入惊惶焦虑之中。

他就是想守护眼前这个少年,想让他的小皇帝永远都是这副无忧无虑天真可爱的模样。哪怕说这是一点可笑的私心也好,只要能够让李泽尘每天都是开心快乐的,他就愿意拼尽全力去达成。

可李泽尘如今却分明是一副一点也不开心的模样。

又或许……真如宋岚所言,是吾皇万岁年岁渐长了,终于开始少年叛逆了?

如若真是这样,那……可万万不能惯得过了头。

毕竟李泽尘也是堂堂一国之君,年幼时再如何无忧无虑,迟早有一天是要承担起天下大任的。他虽然想保李泽尘平安喜乐,却一点也不想真的把李泽尘娇宠成一个名副其实的昏君。

沈坤看着眼前撅嘴皱眉闹别扭的李泽尘,略静了一瞬,缓声询问:“陛下可以告诉臣吗,为什么陛下一定想要去玩那只‘猫’呢?”

李泽尘原本还等着沈坤继续哄他,谁知沈坤竟然突然问出这么一句“为什么”,顿时面颊一涨,连眼眶都湿了,磕巴了一下,就继续忿忿赌气道:

“因为……因为朕就是觉得他有趣,好玩,不行吗?朕是皇帝,朕想和他玩,就要和他玩!”

他越发任性使气地摆出一副非要不可的架势。

沈坤见状也没什么特别大的反应,只是明显低沉了嗓音,应了一声:“既然如此,那臣陪陛下一起去吧。”

就这么一句话,吓得在里头扒着门偷听的祝福两眼一黑,赶紧连滚带爬翻过门槛来。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