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39)

39、有猫大家一起撸

李泽尘焦躁不安地坐在他的龙榻上,抱着他心爱的小奶猫,努力让自己和旁边的人保持距离。

而所谓“旁边那个人”——当今皇后,王相之女,芳名乐天,一位年方二八的妙龄美少女,正翘着二郎腿毫无形象地歪在皇帝的龙榻上,把鲜嫩饱满的葡萄一颗接一颗往嘴里扔。

幸亏吾皇万岁这床比较大。

然而床再大,也只能帮到这里了。

听闻皇后大婚至今还没有跟吾皇万岁行周公之礼,王相很震惊,当即气急败坏,下了一道很不好形容的命令:“把皇上和皇后关进甘露殿里不(此处省略不可描述的若干字)不许出来!”任由李泽尘怎么哭闹踢打坚决不从也没能反抗成功。

按理说,这种事其实轮不到宰相管,即便要管,也不能管得这么粗暴。但王相毕竟是王相,即是托孤之臣,又是国丈,权势可想而知。

当然最关键的是……这事太史竟然没有反对。

既然连太史都不反对了,其他人还有什么可烦对的呢……虽然这个逻辑好像有点微妙,但宫中众人也没觉得哪里不太对。

李泽尘愁眉苦脸地撸着猫,回想起自己被关进甘露殿之前看见的画面。

当时他又是哭又是叫,拼命嚷嚷着“不要”,求太史救他。可太史却只是站在原地看着他,脸上全是他看不懂的表情,一动也没动。

太史为什么不救他呢?

难道太史……真的已经不喜欢他了吗?

李泽尘唉声叹气地换了个姿势,听见自己僵硬的脖子发出“咔咔”的响声。

掌心里的小奶猫小小一只,依然睡得无忧无虑。

一旁的王乐天王皇后终于把一串葡萄全吃完了,就直接在裙子上擦了擦手,招呼小皇帝:“蚕宝儿,小蚕宝儿,乖,把你那猫给我玩玩。”

李泽尘警觉地瞥了她一眼,撅嘴:“谁准你这样叫朕了?除了太史,谁都不许这么叫!”

“好好好。”王乐天满不在乎,又重新说了一遍:“李泽尘,有猫大家一起撸,不要那么自私嘛!”

她竟然对着当今的皇帝直呼其名,还想跟皇帝抢猫,外间传言中被当朝昏君欺负得很惨的大家闺秀形象一秒破产。

李泽尘觉得自己这个皇帝当得可太没威严了,但又觉得自己打不过……只好抱着猫逃到台阶下面,气呼呼坐在地上抱怨:“你回来干嘛啊!你……你小心我明儿天一亮就再找个马蜂窝去,我还扣你头上!”

这种奶声奶气的恐吓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效果。

王乐天终于独自霸占了整张龙床,立刻愉快地在伸展四肢打了个滚,笑着说:“我那个什么……卡文写不出更新所以回来围观一下你俩取取材找找灵感啊!”

李泽尘嫌弃地白了她一眼,还给她一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脸。

王乐天却兴致勃勃。

“你跟我说说,这几个月你跟沈太史怎么样了?有什么进展没有啊?之前姐姐我教你的那些招你试过没有?管用不管用?”

她一个劲催着李泽尘跟她说关于太史的事。

李泽尘耷拉着脸,老大不乐意。

“有什么可说的。你出的那些怪主意我才不要试呢……你肯定是害我的,万一试完了太史更讨厌我了怎么办——”

没等他说完,王乐天的耳朵就竖起来。

“更讨厌?什么叫更讨厌啊?你说沈坤讨厌你?”

王乐天用“你到底是有多傻”的眼神毫不掩饰地看着李泽尘。

李泽尘浑然无觉,兀自嘟着嘴,碎碎念:“还不都是因为那个韩仲希……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每回都拼命缠着太史,‘表哥、表哥’得乱叫唤,讨厌死了!”

王乐天当即叫停:“等一下!你说慢点!什么韩……什么希?‘表哥’又是什么鬼?李泽尘你说啥呢?”

李泽尘这才猛然想起沈坤曾经叮嘱他这件事不可告诉外人知道,尤其不能让王相知道,当即吓得捂住自己的嘴。

“没有!我什么都没有说!”

但王乐天毫无疑问已经听见了。

“你是说……沈坤他有个表弟,姓韩?”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