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4)

4、沈坤这个大坏蛋

眼看李泽尘磕了门牙捂着嘴倒在榻上乱哭乱滚乱踢腿,沈坤有一瞬着慌,唯恐这个不省心的小昏君真的受了伤,赶紧把他的脸捧过来查看。

“你不疼我了,每次都帮着外人欺负我!”

李泽尘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看见沈坤把手伸过来,想也没想,“啊呜”一口就啃在沈坤手指上,一边还不解恨地磨了两下牙齿,哼哼唧唧地进行血泪控诉。

他这一口小白牙咬得其实也不怎么疼,只是有点麻痒,湿软的舌尖还无意识地在沈坤手上舔来舔去的……

顿时沈坤的表情就很明显地扭曲了一下。

“看来陛下的牙没磕坏嘛。”他沉着嗓音说。

好像示威一样,李泽尘立刻又“狠狠”地加力磨了两下牙齿。

沈坤立刻捏住了他的下巴,“陛下还记不记得自己的名字?”

“李泽尘啊。”李泽尘有点茫然。

沈坤又问:“那陛下可还记得这个名字的含义?”

“……”

李泽尘垂下脑袋不说话了。

泽尘这个名字,其实是沈坤给他起的。

之所以有这样的怪事实在是因为先帝太宝贝这个老来子,一直“蚕宝儿、蚕宝儿”的宠着他,把他当个捧在掌心搓来揉去的小娃娃,为太子定名的大事一拖再拖,群臣献策又左右都不合心意,结果拖着拖着,自己就先升天西去了……

先帝这一去,先皇后悲痛欲绝,没两天竟然也跟着去了。

浑浑噩噩的小蚕宝儿当时才十一岁未满,临到马上要登基继位一统大宝,竟然连个大名都还没有。一干朝中要臣们又都忙乱于大行皇帝皇后的国丧,根本顾不得皇家取名的那些复杂讲究。

于是,面对各种焦头烂额的文书定制和礼仪筹备,肩负“看管”小皇帝这个重担的沈坤实在没辙,擅自一挥手,小皇帝从此以后就叫李泽尘了。

泽尘寓意“泽被尘寰”。

起这个名字的时候沈坤对李泽尘说:“希望陛下将来可以成为一个仁明君主福泽苍生。”

李泽尘自己也的确很想做一个明君是没错,可是天下君道什么的真是又复杂又麻烦,每次听萧太傅念叨个开篇他就头疼得不行了。

而且,话讲回来,他也不是那么差吧?

李泽尘觉得不是很服气。

他明明是个容貌英俊的翩翩美少年,自认能文能武聪明机智有勇有谋,为什么不但全天下的人都把他说成残暴的妖怪昏君,几个看着他长大的老臣见了他也都是一脸“陛下什么事情都不要插手天下就可以太平了”的表情?

这些人都不给他表现的机会,那他怎么证明自己其实可以做个明君啊?

最可气的就是沈坤这个大坏蛋!

别人不相信他就算了,沈坤竟然也不相信他,还总是跟着那些外人一起板起脸来教训他……

可沈坤怎么能不相信他呢?

别的任何人都无所谓,沈坤可是从他记事起就和他在一起的。明明小时候,无论他和沈坤说什么,沈坤都会信的,更不会板起脸来凶他骂他。

那时候,沈坤还不叫他“陛下”,甚至也不叫他“太子殿下”,而是会笑着喊他的乳名叫他“蚕宝儿”的。

而他也不叫沈坤“太史”,他喊沈坤“坤哥哥”……

那时候他们两个多好啊……

李泽尘越想心里越憋屈,竟然真的和沈坤较劲赌气起来,翻身冲里,拉过丝被把脑袋一蒙就不动了。

“知道了还大白天赖在榻上?”沈坤只当他是孩子心性,又好气又好笑,揪着他后颈把他拎起来。

李泽尘也不反抗,垂着头乖顺地爬起来,默默走到书桌前,抱了本书开始看,白净俊秀的脸上满是失落。

沈坤见小昏君终于不闹了,而且竟然还难得听话地主动开始看书了,简直欣慰,于是便喊了贴身伺候李泽尘的小内官祝福过来在一旁陪侍着,自己转身回太史局上职去了。

虽说所有人都默认管着小皇帝就是他的工作,但他的主职到底还是太史令,编史册、修典籍、撰国书、各种祭祀筹备,还有六部臣工乃至天下黎民都指望着他们太史局钦天台观天时制历法……他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耽搁。

走出甘露殿的时候,他下意识抬起手看着食指上被李泽尘咬出来的浅浅痕迹,又想起那张哭着鼻子使性子的脸,眸色一深,就无限温柔地笑了。

所以,沈太史就完全没有看见,他才刚走出甘露殿没多久,小昏君李泽尘已经一把甩开了手里的书,鼓着腮帮子歪在座椅里。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