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43)

43、就是怪你

沈太史反应过来的快比较,也没再抓着祝福多问什么,拂袖就大步出门往甘露殿去了。

宋岚倒是没那么着急去甘露殿凑热闹,于是把还瘫在地上喘气的祝福拽起来,问:“……你就不能把话说得正常一点吗?皇上晕倒了就说皇上晕倒了,什么叫‘被皇后折腾得晕倒’了?不加这种引人误会的细节你怕沈坤他不着急还是怎么回事?”

祝福无辜擦汗:“可皇上真的是被皇后折腾晕倒的啊……”

宋岚想翻白眼:“说得好像你亲眼看见了一样。”

祝福委屈埋头:“看是没有看见,可是小人在门外听见了,就是甘露殿里头一阵动静,王皇后就笑得很开心的样子,皇上还说了什么‘干嘛’、‘不要’……之类的,然后皇上就晕倒了——”

宋岚真的无语问苍天。

“你行了行了,别说了,越说越没法听了……你赶紧把甘露殿外头的人也都撤走,都趴在皇上门口偷听想啥话。”

祝福怯怯挠头:“人都撤走了,那要是有刺客怎么办?”

宋岚在脑内回忆了一下近年来见过的最嚣张的刺客的样子,忍不住咧嘴一笑,“有我在担心什么刺客?我还怕他不敢再来呢。”

沈坤赶到甘露殿时,王相已经先到了,已经屏退众人,正在教训女儿。

李泽尘躺在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被褥,白皙脸庞上染着异样红晕。

太医已诊完了脉,在旁边吩咐如何煎药的事,看见沈坤过来,习惯成自然地行了个礼,也是见怪不怪。

王皇后一脸不服管教,翘着腿瞪着自家老父亲嘴里还叼着块点心。

沈坤对别人家这种父女互殴的事也不是很感兴趣,只和王相行了个礼,就径直上前去看李泽尘。

才到跟前,就被李泽尘伸手抓住了。

李泽尘的手掌心很烫,额头也是滚烫的,绝不是装出来的模样。

“陛下这是怎么弄的?”

沈坤心疼得不行,什么礼数也全忘了,直接反握住李泽尘那只有气无力的手。

李泽尘眼眶也是红的,眼角还啜着泪花,嗓子哑得说不出话。

一旁的王皇后终于把嘴里的糕点咽下去了,替他开口:“我俩刚才闹着玩不小心把茶壶打翻了,然后他又滑了一跤摔在地上,然后又吹了风,还有就是——”

眼看闺女不知道还能说出点啥匪夷所思的来,王相一张老脸都皱出褶子了,扯开嗓子就吼:“你别说了!”

“您才别说了呢!”王乐天扭头一嗓子吼回去:“这儿没您什么事儿了,您还是赶紧回吧,大半夜的您不跟家睡着往宫里跑什么跑?真以为皇上的甘露殿是咱王家后院吗!”

她竟然一边吼,一边推推搡搡把王相赶出去了,且还命令当值的禁卫军狠狠关了大门守在殿外,绝对不许王相再进殿内来。

及时赶到来守门的宋岚十分愉快地执行了这个命令。

目睹全程的沈太史脸上表情不太多,心里的纠结已经排山倒海。

怎么讲,我朝这个君臣父子之间的关系可能确实跟别朝不太一样,毕竟我朝万岁就是这么头一号的与众不同,所谓上梁不正下梁……虽然好像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不好的大毛病???

沈坤低头摸了摸李泽尘滚烫的额头,深吸了一口气,决定算了算了,什么也不管了,只要他最珍惜的小皇帝能赶紧好起来,那就一切皆不重要。

那边王皇后好不容易驱逐了操碎心的老父亲,转身回来又打发了太医亲自去煎药,把甘露殿上多余的闲杂人等尽数撵走,就也跑回李泽尘的龙榻边来,表情有一点愧疚。

“其实就是他心里难过了想见你,可是你偏偏要跟我爹那个老顽固站在一起对他爱搭不理的,我就教他个损招哄你过来看他嘛,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这么快就倒了……”

她一边说一边打量沈坤的脸色,确定沈太史还没被气疯,不至于直接抽刀砍人,就换了一张理直气壮脸:

“不过太医说他也不全是受了风寒的事,主要还是最近一阵子心里不痛快,什么积淤在心什么什么的……我觉得也不能全怪到我头上。”

沈坤一边替小皇帝擦拭额角渗出的汗水一边安静听着,觉得保持微笑让自己的脸有点疼。

“皇后的意思是说,怪我。”

没想到王乐天竟然一点也不客气,特认真点头表示认同。

“对啊。就是怪你。你藏了这么天大的一个秘密,还这样骗他瞒着他,就算他今天不倒下,明天就能逃的了吗?”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