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44)

44、邪念太盛

她才刚说完,沈坤的眼神立时就变了。

不错,他的确是有一个惊天的秘密从不曾让李泽尘知道,且还要继续竭尽所能地不让李泽尘知道。但这样重大的事,王皇后这个小丫头片子理论上来说也不应该知道才对。她是当真已窥破了端倪,还是诚心要拿话诈他一诈?沈太史觉得,无论是哪一种,只要当着小皇帝的面接了她这话茬就算是中计了。

于是沈坤就没说话。

反倒是病歪歪躺在床上的李泽尘很生气,很激动,红着脸,瞪着眼,拼命哑着嗓子嚷嚷:

“你胡说!太史才没什么大秘密瞒着我!太史对我最好了,不许你这样乱说他坏话!”

“……你这小屁孩儿还能更傻一点吗?我是站你这头的!”王皇后想必也是心很累,都忘了自己只比李泽尘这个“小屁孩儿”大一点点。

沈坤无语看着这两个小朋友打架,忍不住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怎么陷进这种困境里的。

他比李泽尘年长了十岁。他竟然让比他小了十岁的皇帝陛下为他如此烦恼。

沈坤骤然自责到了极点。

“皇后请先到外殿等候片刻吧,我有几句话先与陛下说,之后再去领皇后的指教。”

他先请王乐天离开。

李泽尘倒是很乐见,立刻紧紧攥着他的衣袖,用力点头,也跟着把王乐天往外撵。

王皇后也很知情识趣,抬腿扭头就走,走两步撩起帘帐时还没忘回身冲李泽尘做个鬼脸。

李泽尘正发热得头晕,哪有力气继续和她斗嘴,干脆脑袋一歪彻底不理她,就把脸扎在沈坤怀里,撒娇似的磨蹭。

沈坤便也顺着他抱着他,等到王乐天的身影消失在重重帷帐之外,才低低问了他一句:

“陛下的嗓子还疼吗?”

李泽尘下意识点了点头,又赶忙摇了摇头,似是很害怕沈坤责怪他的模样。

那委屈的小眼神立刻叫沈坤愈发愧疚起来,当即亲手取了润喉的枇杷膏来,一小口一小口喂进李泽尘嘴里。

李泽尘就缩在他怀里啜蜜汁一样啜着,只觉得整个人都晕乎乎轻飘飘地,也不知究竟是因为风寒发热,还是幸福来得太快陡然晕了头。

甘甜的药膏沾在了小皇帝红嫩的嘴角,沈坤习惯地直接拿指腹去替他擦拭。李泽尘却眼眶一热,贝齿轻启,一口就把那从唇角掠过唇峰的手指咬住了,湿软舌尖绒羽轻刷一般,将沾染在沈坤指上的香甜药膏也舔了个干净。

他全然是凭本能行事,并不晓得自己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沈坤当即眸光一震,连呼吸都不由自主重了几分,想将手抽回来,又恐表现得抗拒反而又让这单纯少年伤心,只得僵在当场,暗暗嘲笑自己一句邪念太盛。

如若能够,他其实一点也不想克制这邪念。

他甚至想放肆地就地将这鲜嫩可口的美少年压在身下,剥笋似的一层层剥得干净,裸露出从未与人见的青涩稚嫩,只容他一个拆吃入腹百般品尝。

这是他从小眼看着一点点长大的少年,更是他早已在心中立誓要一世效忠的主君,可他却控制不住得想要僭越身份阻隔,行礼法所不容之事,让他心尖上的少年为他欢喜吟泣发出各种悦耳动听的声音,而他自己便也可以跟着欢喜不已。

这妄想早已远不是他与李泽尘这样的关系该有的。

沈坤常感到庆幸,幸亏李泽尘心地纯净什么也不懂,从未发现过他心里这些没法见人的欲念,否则他那点全凭意志维持的道貌岸然怕是早就穿帮了,李泽尘非但再也不会用那种崇拜依赖的眼神望着他,只怕还会厌恶嫌弃他再也不想见到他了……

如是思绪百转,沈坤看着安心依偎在自己怀里的李泽尘,看着少年因为发热而沾染霞色的脸庞,眼神不禁又黯淡了几分。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