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45)

45、隐太子和太子妃

他让李泽尘躺下好生歇息,不要再开口说话。

李泽尘却执意腻着他,耍赖一样吭叽个没完。

“我之前那样求救你都不理我,我还以为你讨厌我了,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喜欢我了……”

说这样惹人怜爱的话时,这小少年还偏要奶狗一样把脑袋一个劲往人怀里钻。

沈坤无奈至极,只得搂住那颗乌发柔顺的脑袋,放软了嗓音哄着:“……我怎么会讨厌陛下,陛下想到哪里去了。”

李泽尘的长发又凉又滑,是与此时此刻的前额面颊截然不同的温度。

沈坤忍不住就贪恋地轻抚这发丝,把少年额角被汗水沾得濡湿的发丝理得整整齐齐。

李泽尘偏不肯乖顺,执意缠着他追问:“真的吗?真的没有讨厌我?”把满头青丝蹭得乱七八糟。

沈坤只好一遍遍地哄:“真真的,真真的,我什么时候讨厌过陛下?陛下可不能冤枉我。”

也不知如是反复哄了多少遍,李泽尘才终于安心了些许,又把脸贴在他心口上,委屈地厮磨几回,嘟起嘴:“那以后我要是再犯错,你能不能慢慢地教我,我肯定会听话的,我好好改,你不能嫌我笨……”

沈坤骤然语塞,只得无奈长叹。

“陛下一点也不笨。陛下只是心地纯善,不谙世事。”

他把被李泽尘胡乱踹到床角的被子扯过来,百般地哄着李泽尘睡一会儿。

李泽尘好不容易听话闭起眼,没一会儿又张开来,瞪着水润润的大眼睛,定定望着他。

“太史,你……真的有事情瞒着我么?”

那双平日里顾盼神飞的眼睛如此清澈,泛着独有的蓝色光泽,却又被疑惑与不安笼罩。

沈坤由不得心尖微颤,忙将这小昏君抱住了,又低声宽慰:“你放心睡吧,我就在这儿陪着你,哪儿也不去,一会儿等药送来了,我唤你吃药。”

许是这承诺终于让李泽尘彻底宽下心来,又许是一点言语间无意透露的亲昵叫他着了迷。李泽尘终于不再闹了,就蜷起身窝在沈坤怀里,没一会儿已睡得吐息均匀。

沈坤一动也不敢动,等了许久,待确认他是睡得沉了,才悄然抽身,去外殿寻王乐天。

王皇后还正坐在外殿上逗猫。

小奶猫很喜欢她,含着她的手指,与她嬉戏玩耍,发现沈坤过来了,才一扭身,藏进她衣袖里。

王乐天就兜着衣袖,一本正经清了清嗓子。

“他不是故意要把你的秘密告诉我的,是我诚心逗他,他才不小心说漏嘴的——你有个表弟,是你舅父舅母的儿子,姓韩?”

她眼中闪烁着寻常少女没有的聪慧狡黠,又有许多胆大妄为,颇有几分挑衅地挑眉看着沈坤,接连发问: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先帝沈皇后的宗亲侄儿,因为父母早亡,从小在沈皇后宫中长大。怎么你的母亲是姓韩的吗?她是哪里人氏?为什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她?”

这连珠炮似的追问竟叫沈坤陡然生出些许眩晕的错觉来。

许多尘封多年不愿想起的往事,终于在这一瞬冲破了日久薄弱的关隘,争先恐后涌上眼前,似要迫他直面那些依旧鲜明未褪的血色。

沈坤反复深吸了好几口气,才重新平稳住心绪。

“我的母亲不过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女人,又不幸早逝,皇后殿下没有听说过,实在一点也不奇怪。”

王乐天略歪着头,眨了眨眼,显然对这四平八稳的回应并不满意。

“我倒是听说,从前隐太子的太子妃是已故的羽林上将军韩平之女,她还有一个幼弟,娶的是当年的工部林侍郎的女儿,夫妇二人育有一子,不过据说都在当年旧案里被株连了。”

沈坤闻之轻哂:“皇后倒是知道的不少。”

“不敢当不敢当。”王乐天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不过宫廷八卦这种编故事的好素材呢,我就确实知道一点点。”

她原本是想等沈坤主动和她说点什么,谁知等了半晌,也不见那个纹丝不动的闷葫芦吐口,终于按捺不住,又上前一步。

“我还听人说……当年,隐太子和太子妃也有一个儿子,如果还没死的话,算算年纪应该跟你差不多吧?”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