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46)

46、他特别稀罕你

已经被找上门盘问到这个份上了,再不有所回应,似乎也非礼也。

沈坤思索片刻,静静反问:“这世上与我差不多年纪的人又何止千百。皇后为什么偏偏要说起这禁忌之人?”

“因为这剧情才好看啊!”王乐天想也不想,张口就来:“按套路,你们两个就是应该背负父辈的血海深仇,彼此倾慕却又心意不能相通,于是相爱相杀——”

她竟然一副说得自己很开心很激动的样子。

沈坤虽然也不是很懂这个少女到底在兴奋什么,但直觉她脑内正在浮想联翩的肯定不是什么他想知道的事情,就打断她说了一句:“皇后想得未免也太多了。”

“是吗?”王乐天并不是很同意,“怎么说我也是个世家女,从小也是经常跟着我爹那个老顽固进宫的。我眼睛又不瞎,这么多年了,你以为我什么都看不出来吗?”

沈坤只能又问:“皇后看出什么来了?”

王乐天就一手先指了指他,又指了指内殿的方向。

“你,和李泽尘,你们俩。”

她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看着沈坤,少年老成的模样,好像确实懂得很多的样子。

但沈坤就是不上她的勾。

她越是意有所指地不说话,沈坤便也不说话。

比这闭口不言的本事王乐天自然是比不过的,没过一会儿就败下阵来,不甘心地抓耳挠腮。

“唉,简单说就是他特别稀罕你,心里只有你一个;你也特别稀罕他,心里只有他一个呗。可是我就不明白了,既然如此,你还在顾虑什么呢?”

她一边说一边绕着沈坤转了好几圈,干脆凑到更近的地方,仿佛是要仔细观察这个人脸上最细微的表情。

“如果不是因为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由……你总不会是在等他先主动吧?那你可有得等了。想要那小子自己开悟还不知道要多久呢。你就不能自己主动一点吗?”

偏偏沈坤脸上就是可以没有什么表情。

他也完全不介意王乐天用审视的眼神近距离盯着他看的样子,仍旧不紧不慢地发问:“皇后不喜欢皇上吗?”

“我喜欢啊。”王乐天本能作答,然后还认真想了一想,补充道:“可是不是那种喜欢。我本来就不是自愿来做这个皇后的。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啊,会对这种从小看到大的小屁孩儿有那种兴趣。”

最后一句她还故意说得很夸张,努力表现出嫌弃来划清界限。

这点小小心思到底还是让沈坤自主唇角上扬一瞬,如是和颜悦色追问:“那皇后还想再离开皇宫吗?”

王乐天当即十分乐天地点点头:“想啊。我都准备好了,等我再观察你俩一阵,把最后一话大结局的思路理清了,我就走。”

沈坤却叹一口气:“只怕王相不会那么容易放皇后走吧。”

听他突然提起自家老爹,王乐天愣了一下,至此才反应过来,顿时警觉到耳朵都要竖起来了。

“你什么意思啊?好好地说你和李泽尘的事呢,你扯到我身上来干嘛?我怎么觉得你这是打算套路我呢?”

“那自然不敢。”沈坤不由轻笑,“我是觉得,我或许有办法帮皇后的忙。”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