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49)

49、就是这种喜欢。

李泽尘整个人都缩在他怀里,脸羞得通红。毫无疑问是羞红的。

“不要。心剖出来人会死的。我不要你死。”

他像是要确认似的,慌慌张张捂住沈坤袒露的心口,反复拽了好几下敞开的衣襟,仿佛只要遮起来就安全了。

这模样惹得沈坤忍俊不禁。

他又伸手试了一下李泽尘额头的温度,仍是觉得烫手。

“陛下方才究竟是怎么弄的?”沈坤忍不住得懊恼自责,想着若他当时索性阻止了王相,李泽尘大约不至于病成这样。

李泽尘晕头晕脑地窝在沈坤怀里,闻着沈坤身上那股他最喜欢的若有若无的草木熏香气味,哼哼唧唧把方才怎么怎么被王乐天泼了一身水,又被迫躺在地上的事说了一遍,说到中间,嗓子疼得咽了口唾沫。

“可是你真的来看我了。那……姐姐这回也不算骗我。”

他竟然这么容易就满足了,且因为心愿达成,非但不在乎自己为此生病难受的事,反而还真的一口一个“姐姐”的称呼起王乐天来。

沈坤简直哭笑不得。

“王乐天那个臭丫头都教了陛下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原本倒是随口说说。

不想李泽尘却望着他眨了眨眼睛,忽然不说话了,只剩下眼底有光盈盈流淌。

这一反常态的沉寂顿时让沈坤心中警钟大作。

不用猜,这肯定是王乐天那个臭丫头还真教了些乱七八糟的。

但他又不能直接问。

万一问得不好,岂不是很尴尬。

沈坤心里犯难。

他不说话,李泽尘也不说话,两个人就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对视了好一会儿,看得沈坤整个人都不自在起来。

“陛下还是躺下好好歇一会儿吧。”

他半抱着李泽尘,想重新安置李泽尘躺好。

李泽尘却搂着他不肯撒手。

“太史,你刚才说让你做什么都可以是真的吗?”

他又开始用那种仿佛随时都会有泉水漫溢出来的眼神望着沈坤,因为生病而沙哑无力的嗓音也软软的。

沈太史顿时也跟着好一阵头晕无力,连忙答他:“当然是真的。”

小昏君又眨了眨眼,甚至还舔了舔软绵绵的嘴唇。

“那……你能亲我一下吗?”

沈坤顿时只觉得脑袋里嗡地一声响。

大约是因为在病中的关系。从小到大,病中的李泽尘,总是格外会撒娇耍赖,让他十分没辙。

李泽尘当然也是喜欢他的,这一点沈坤从不曾有过半点疑虑。

可他是不是就真的能够仗着身为年长者的这一点点优势与狡诈向这个少年索取?

沈坤不确定。

虽然他早已无数次趁着李泽尘熟睡时无比珍视地浅尝过了。

但这是不一样的。

当他看着那双透亮的微蓝色眼眸,他便没有办法不慎之又慎。

倘若结果是他会在李泽尘的眼中看见一星半点的受伤或厌恶,哪怕真的少之又少,他也万万不能坦然以对。

沈坤万般小心地琢磨了一会儿,试探开口:“陛下对我的喜欢,是哪一种喜欢?”

谁知话音还未落,就被两瓣柔软至极的唇堵住了嘴。

李泽尘双手环着他的脖子,半个人都攀在他身上,竟主动凑上来抢先亲吻了他。

“就是这种喜欢。”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