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5)

5、太史不抱朕不睡

“祝福,过来,收拾东西,咱们出宫去。”他一脸不高兴地冲候在一旁的小内官祝福勾了勾手指。

“陛下您又要干嘛呀?”祝福胆战心惊地望着他,一肚子苦水没处倒。这沈太史才刚走多久呀,小皇帝就又出新花招,这可怎么是好……

李泽尘噘着嘴,委屈地直哼哼:“沈坤这个大笨蛋越来越坏,朕要离宫出走,再也不要看见他了!”

祝福真是哭笑不得,小心翼翼哄劝:“陛下这是说哪里话,人人都知道,沈太史对陛下最好了,这么多年来什么时候不是把您捧在心尖儿上呀。”

“哼,他胳膊肘往外拐,别人说朕的坏话,他不帮朕一起骂,还笑话朕!还敢训朕!”李泽尘捂住耳朵表示“不听不听我就不听”。

那是因为要连沈太史也不训您,恐怕您早就把自己折腾散架了吧……

祝福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嘴上还是只能陪着笑道:“太史也是为陛下好嘛。”

“他才不是为朕好。他是……是……”

李泽尘“是”了两声也没想出沈坤到底还能“是”什么来,心里一烦,拂袖恨道:“他就是嫌弃朕!”

祝福差点喷笑出来。

“陛下,前些天您半夜里给梦魇着了忽然嚷嚷着要见太史,人不也还是一刻都没耽搁地就来见您了么?这大冷天儿的,太史可是连鞋袜都没来得及穿好呐。太史若是真嫌弃您,何必天天这么不辞辛劳地陪着您。”

说实在话,旁人看在眼里都觉得,既要忙碌公务,还要应付这个难缠到人神共愤的小皇帝,就凭朝廷每年这么点俸禄,沈坤真的是亏大发了。

太史局其实不是什么大权在握的肥厚衙门,而是个忙得像狗喝得是粥的清冷地方,要不是因为沈坤和小皇帝亲近,恐怕还要更冰寒三尺门可罗雀。可跟这个小昏君亲近真的捞不到什么好处,就连偶尔有人想给沈坤送点礼套套近乎他也从来没收过……

说到沈坤的好,李泽尘顿时有点心虚腿软。

他当然知道沈坤对他好。

甚至,李泽尘觉得这天底下谁都不如他最知道沈坤的好。只要一想起沈坤,哪怕是只念念这名字,他都会莫名其妙地觉得心口发热,连着脸蛋也烫呼呼的。

其实他也不是真的那么害怕做噩梦,更不是真的那么人事不懂的,他只是喜欢沈坤陪着他、哄他,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能把沈坤拴在身边,任他抱住不撒手。

每回他故意闹得沈坤不得不放下手边的事赶来陪在他身边时,其实他心里都跟灌了蜜一样甜。

尤其是沈坤抱着他哄他睡觉的时候。

他记得他从很小的时候就是让沈坤抱着哄他睡觉的。

沈坤的胸膛又宽阔又坚实,怀抱温柔又温暖,让他安心极了,只要钻进去就再也不想出来,只想磨磨蹭蹭缩在那儿,直到地老天荒……

可是最近两年,沈坤都不太肯哄他睡觉了,就好像是在刻意躲着他一样,即便人来了甘露殿,最多也就是坐在他的龙榻边上拍拍他的背叫他赶紧好好睡。连带着其他时候,沈坤轻言软语哄他也越来越少,反而是跟着外人一起训诫他“不长进”的次数见长。

沈坤是不是……已经不像从前那样喜欢他了,甚至还开始有一点嫌弃他了呢?

李泽尘顿时难过起来。

而且他知道,这难过是没法对旁人说的……

情绪上涌,骤然低落。

李泽尘心一横,干脆直接拎住祝福的耳朵骂:“你哪儿来那么多废话?叫你快点准备跟朕出宫你就去!”

李泽尘心里打定了主意,总之这次他一定要“离宫出走”!

沈坤嫌他不长进,他就一定要做出几件惊天动地的大好事来证明给沈坤看,他可绝不只是个没用的废柴小昏君,他也可以做一个让沈坤刮目相看的“明君”的!

怀着满心愤愤不平的冤屈,小皇帝李泽尘一拍龙案就……利用昏君的淫威威胁祝福帮助他跑出宫去了。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