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50)

50、等陛下将来知道了再继续

这是一个很浅很浅的亲吻,带着少年懵懂的青涩稚嫩,比起沈坤这个成年男人从未道与人知的“幻想”实在是小巫见大巫。甚至由于不熟练,还先把鼻子小小地撞了一下。

但李泽尘却已经是一脸毕生心愿得偿的眩晕表情,陶醉地两只眼睛都闪闪发光,看起来是还觉得自己挺英勇。

早知道他想要的“亲我一下”就只是这样而已,那就算是十下、一百下,也就直接亲了,何必百般思虑纠结……?

沈坤实在是忍无可忍,伸手捧住少年柔软滑腻的脸,心疼地轻抚了一下刚被撞到的鼻尖。

“撞疼了没有?”

李泽尘忙不迭一通慌乱摇头,连大气也不敢出。

确认他的确没有伤到自己,沈坤便又靠近了几分。

“下一次陛下若是还想,不用这么着急。”

他拿拇指的指腹在李泽尘微微翘起的唇峰和唇珠上摩挲了一下,就再次低头主动亲吻回去。

少年的嘴唇无比柔软,像沾着露水的花瓣,甘甜美好。

沈坤小心翼翼地厮磨舔吮了片刻,简直不敢相信。

这是他的皇帝陛下,他侍奉的主君,他万万不敢亵渎的无瑕珍璧。

可他现在又在做什么?

亏他方才还好意思嫌王乐天那个丫头教了陛下些奇怪的东西,显然他自己实在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但这种事……总是要有人教的。

那干脆就自己来好好教了,总好过假手于人……?

沈坤自己也觉得自己找这种借口挺不光彩的,但他着实顾不了那么多了。

李泽尘显然很享受这种被心爱之人亲吻的感觉,只很短暂地紧张了一小会儿就放松下来,整个人都像只安心的小动物一样软在沈坤怀里,甚至还发出各种奶猫哼唧一样的声音,撩得沈坤心猿意马差点把持不住,赶紧稍稍拉开些距离,稳住自己。

谁知李泽尘却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还拿热切眼神直勾勾地望着他,问他:“为什么不继续了?”

少年的唇上还沾着湿润水光,一开一合说话时露出诱人的舌尖。

沈坤觉得自己真的太难了,连幼时一夜灭门都没这么难。

他简直是费尽了洪荒之力才克制住“干脆不做人了”的冲动,十二万分无奈地问李泽尘:“陛下知道再继续下去是要做什么吗?”

李泽尘看着他,点点头,又摇摇头,好像知道一点,其实啥也不知道。

沈坤毫不意外地长叹一口气,揉了揉少年被汗水沾湿的额发,哄他:“所以要等陛下将来知道了再继续。”

“为什么?你现在告诉我,我不就知道了吗?”李泽尘失望地瘪嘴,手脚并用地抱着沈坤拧来拧去不肯撒手。

幸亏王乐天及时带了太医来送药。

王皇后有点心虚,悄悄问沈太史:“……我这个药,是不是送的不是时候?”

沈太史满头满身都是汗,连后背衣裳都被汗浸透了,千恩万谢地苦笑:“太是时候了,再没法更是时候了。”

王皇后了然脸,只好同情地踮起脚拍了拍沈太史的肩。

然后为了哄李泽尘吃药,又亲了好几下。

吾皇万岁怕苦,死活不肯吃药,吃一口就要沈太史亲一下,必须亲一下,才肯吃下一口。

王皇后在边上双手托腮围观得津津有味。

就是可怜了跟着来送药问诊的老太医,年纪大了,受不了这种刺激,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又不能走,恨不得自戳双目算了,老脸皱成一团。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