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7)

7、把你卖去平康坊

俗话说财不可外露。

这样一个水灵俊俏的小少爷,才十五、六的年纪,一看就是从小娇生惯养完全不知人世险恶的模样,只带了一个瘦小的小厮就敢在外面招摇过市,而且还出手阔绰到随便给一个乞丐婆就是一个银铤,如此高调,怎么可能不引人注意!

何况,李泽尘还专门往看起来像外乡人和流民的人跟前贴,跑去问人有没有冤屈需要帮忙上告……没过多久,他就被盯上了。

两个刚在赌坊里输了钱的赌徒见这小孩有钱,顿时起了歹念,谎称自己有冤情需要洗刷,没费什么气力就把李泽尘骗到一处偏僻小巷,逼他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都交出来。

就算祝福一直焦急地跟着提醒李泽尘要小心,可是李泽尘又急又气一心只想赶紧做点大好事来证明自己,哪里还听的进去。

唯恐自家皇上被那两个凶巴巴的赌徒伤害,祝福吓得腿直哆嗦,只想花钱消灾,手忙脚乱就要掏出银袋。

但李泽尘怎么说也是个小皇帝,虽然不懂人情世故,心高气傲却是天生的,哪里肯受人威胁?

“你们最好现在跪下来磕头认罪,否则可不要后悔。”他一脸不快,不但拦着祝福不许给钱,说话还十分强硬。

见这小少爷还敢这么神气,其中一个赌徒不耐烦地一把揪住李泽尘的衣襟,骂道:“臭小鬼,不要以为你真有能耐,再不听话当心爷揍你!”说着真举起拳头,瞪着眼睛做出要打人的样子恐吓。

另一个赌徒忙拽住搭档的胳膊,一边嬉皮笑脸地舔了舔嘴唇。

“你不要这么凶嘛,这小鬼细皮嫩肉的,吓坏了多可惜。”

他把眼睛在李泽尘身上来回一勾,笑得愈发淫邪起来,阴沉沉地继续说道:“你不拿钱给我们也没关系,反正你现在已经在我们手里了,凭你这样的成色,我们把你卖去平康坊,不愁没有千金入手。但我们看你可怜,不如你就把你的银袋拿来,咱们就此了结。否则到时候有得你哭,横竖我们兄弟都不会吃亏。”

他说得自然十分凶恶。

李泽尘歪着脑袋想了一下,扭头问祝福:“平康坊是什么地方?”

祝福吓得都快哭了。

平康坊是西京里最著名的声色之所,聚居的多是妓女,侠少贵子最爱前去玩乐,整天的莺歌燕舞彻夜辉煌。

这里有两个人竟然说要把当今天子卖到平康坊里去……

祝福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李泽尘解释,只好尴尬地捂住脸乱扯,“那个……平康坊就跟咱们内教坊差不多吧……”

李泽尘一脸困扰,“我这会儿不想听曲儿也不想看人跳舞,去教坊司干嘛?”

不不不,这两个人说要把您“卖去平康坊”,显然不是让您去听曲儿看跳舞的,皇上您清醒一点……

一想到眼前孤立无援,万一自家皇上真被人掳劫了卖去平康坊吃个大亏……他这个负责服侍小皇帝的小内官肯定死得比死无全尸还要凄惨一百倍,祝福就忍不住瑟瑟发抖。

别的都不在乎了,就说沈太史,太史那么宝贝皇帝陛下,真要出了这种事,绝对会把他这个倒霉的小内官泡到盐缸子里再慢慢把他身上的肉一片片一条条切下来扔去喂乌鸦啊!

祝福简直都已经看见了自己死成肉渣的惨景,当即在心里“卖主求生”地许愿:

各路神佛,求你们大发慈悲开开眼让沈太史早点发现陛下溜出宫了,赶紧来救人啦!

与其落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惨死,不如早点穿帮比较好。毕竟现在被拎回去,了不起也就是一顿好打嘛……比不得好死强多了!

只要沈太史能够赶紧来救咱皇上,我祝福宁愿下辈子也咔嚓一声继续进宫做内侍啊!

嗯……这诚意,各路神佛听见了不知道会不会感同身受胯下一痛……

这边祝福已经吓得打算连下辈子的小兄弟都一起放弃了,李泽尘仍然不为所动。他根本不知道“平康坊”到底是怎么回事,自然完全不觉得有什么可怕,只是觉得这两个脏兮兮的邋遢男人笑得很恶心而已,非但面无惧色,还不悦地皱起眉。

“你要真有本事动我就来试试看好了。”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