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9)

9、沈太史扒了他的裤子

李泽尘当然没有说谎,这一招的确是沈坤教他的。

去年他也曾经偷溜出宫过一次,还一不小心误闯进一个什么奇怪的江湖教派的堂口。虽然那到底是个什么教他总是记不住,但那次沈坤把他拎回皇宫之后,二话不说恶狠狠扒掉他的裤子把他爆揍了一顿,他是怎么也不会忘的。

啊,重点并不是沈太史扒了他的裤子。

从小到大沈坤就揍过他这么一次,结果就真的揍到他趴在床上哼哼了两天下不了地。

到第三天的时候,沈坤来看他,就绷着脸教了他这一招:“万一以后再碰到有人要对你不利,你什么也不要管,不要犹豫,能跑就跑,实在跑不掉就看准那里往死里踢!”

他还认真想了想,反问沈坤:“那要是那个人是个女的呢?”

当时沈坤的表情非常微妙的扭曲了一下。

然后他就听见沈坤沉着嗓子用恨不得再揍他一顿的语气说了四个字:

“照踢不误!”

其实这一招李泽尘老早就想试了,可是沈坤不让。

沈太史还威胁他说,除非真的到了危急关头,否则不许用,如果不听话,就要往史书里写他长到十四岁竟然还尿床的事。

喂,其实那次真的不是他的错啦,谁叫那天是上元节,大宴群臣他一不小心睡前喝太多水嘛……

想到沈坤,李泽尘整个人都轻快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底就钻出一种十分安心的感觉,连刚才被人欺骗威胁的讨厌也荡然无存了,更早把出宫之前还在跟沈坤赌气这档子事忘得一干二净。他拽了一把祝福,迈开步子就走。

才走了两步,忽然一道人影从右侧墙头闪下,就拦在他面前。

这胡同很窄,一个人就足够堵住去路了。

李泽尘不由地一愣。

眼前站着的,是个年轻男子,看起来也就十九、二十岁,穿着打扮不高调但很体面,笑眯眯看人的模样很有点仗着身高“居高临下”的意思。

“这位小公子倒是挺厉害的嘛,先斗官差后打恶徒。”

李泽尘忽然有点心慌。

这个人连他刚才去过大理寺衙门都知道,显然已经跟了他很久。可是他却完全没有发现。更坏的是,这个人刚才眼看着他被坏人欺负,不但完全没有出手帮他的意思,反而等他自己把那两个恶棍打跑了之后才跳出来说这种阴阳怪气的风凉话。

“你想怎么样?”下意识地,李泽尘已经又做好了“踹”的准备。

那年轻人靠上前来,盯着李泽尘的脸,仔细打量,一边又笑着问:“你刚才说你是皇帝?”

“不是不是不是,我们家公子姓黄名棣而已!”祝福赶忙辩解。

“敢起‘黄棣’这种名字令尊令堂倒是很有胆气嘛。”年轻人哼笑一声,显然根本不相信,“看看你穿的衣服,寻常百姓认不得,不过我倒是觉得你确实有一点像那个‘小昏君’呢。”

李泽尘出来之前祝福已经服侍他换了一身常服。然而即便是皇帝最普通的衣袍,也比普通人的衣服好太多。何况李泽尘还十分讲究形象,坚持出门一定要穿的漂亮。他身上这件宝蓝色的袍子,盘领窄袖,衣缘袖缘上都绣着白鹤祥云纹样,袍身也有团花暗纹,可不是普通人家用得起的织工。还有他的腰带,仔细看上面竟然还镶着金玉和玛瑙……

这样的打扮,有心人一看,就算不敢肯定他真是当今的小皇帝,也绝对能认定他是个皇亲国戚达官贵族。

祝福沉痛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李泽尘倒是无所谓。他原本就不想否认自己的身份,何况又被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人骂了“小昏君”,更是怒从心头起,一口火窝不住就喷了出来。

“你知道朕是谁还敢这么放肆?还有,朕不是昏君!”

“诶,我只说觉得你有点像,还没确定你就是呢。”

年轻人轻轻一笑,愈发凑到近处来。

“除非你让我先确认一下。如果是那个‘小昏君’的话,娇生惯养细皮嫩肉的,摸起来手感应该很好。”

他说着忽然伸手去摸李泽尘的脸。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