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童》

晋城柳生,尚克己复礼,每见游女辄低头掩目以趋避。时人赞之,谓君子柳。

某岁重阳登高,徒步山涧溪畔,忽闻莺燕笑语。少近,见一戏水童子,青丝若绸,肤如凝脂,樱唇动,眼波流,虽丽姝不及其妍,尤生平所未睹。生大惊,掩面急走。

童闻声,挽纱为裳,便即从之,飘飘如驾云乘风,顷刻已负其背,揽肩扣腰。四顾无人,渐入兰麝狎昵。

生大窘,手足僵僵,双股颤颤,而意渐起,奔逃不能。

童笑问:“将勿走耶?莫不思欢?”

生心惶恐,面红耳赤,辩曰:“腿疼甚矣。”

童捧腹:“君子腿之有三噫。”即强与合。欢毕,化狐而走。

生甚骇,久不还神,至月夜,狼狈而归。

次日子正,生股间热痛难当,辗转不寐,往寻童子,告求解脱之法。

童执手盈盈,勉为欢娱,则热痛尽褪。往复累月,甘尽滋味,遂不念女娘,但思狐童也。

【—全文完—】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