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七》

文案

视线瞬间朦胧,影残月恍惚又至当年七月七初见时,那乖巧灵秀的孩子。

类型

武侠-论坛游戏文,耽美

分级

[青] 或含少量性与暴力内容,青少年以上可在监护人指导下阅读。

正文

沉佥/文

宣裕元年七月七,残月楼楼主影残月收了名新弟子。

那个男孩年不及束发,喜欢穿黑衣,明眸皓齿乖巧听话,却有一个极富张扬野性的名字,叫做小狼。

小狼身子细瘦,看起来并不是练武的好料子,他平日里也不爱说话,两个师姐来找他玩笑戏耍,他也只是柔和的笑着。

湄笙夫人曾对影残月说:“你素来不随便收徒,今番怎么带了这么个孩子回来?他不适合习武,细胳膊细腿的如何使得动刀剑?还是让他走的好。”

影残月但笑不语,非但没把小狼赶走,反而亲手打了一把小弯刀给他。他问小狼:“你无父无母,今日就算作你生辰,可好?”

弯刀精致轻巧,正合手,小狼绽出一抹惊喜明媚的笑,用力的点了点头。

※ ※ ※ ※ ※ ※ ※ ※ ※ ※ ※ ※ ※ ※ ※ ※

宣裕二年七月七,正是被称作秋老虎的时节,格外的炎热。

残月楼大弟子桐霖拉着小师弟去后山碧水潭玩水。

秋风微醺,秋虫低吟,阳光洒在两个人脸上,晕出一片温润桃红。

桐霖跳进碧水潭,清凉潭水将她淡蓝的纱裙浸得透湿,朦胧地显露出少女如玉娇美的轮廓。她扭过头,娇媚笑道:“小色狼,可不许偷看!”

小狼惊得满面红霞乱飞,乖乖听话的转过身子去,手却一直不安地拧着衣角。

桐霖在潭水包裹中咯咯的笑着,忽然伸手将稚嫩的孩子拉进水里

冰凉的潭水惹得小狼浑身一激灵,更觉脸上燥热,他尴尬的叫了一声,“大师姐!”

桐霖把个子还不如自己高的师弟揽在怀里,轻声戏哄着,“小狼,师姐喜欢你,你听师姐话,师姐就疼你。”

小狼依旧面红耳赤,一双漆黑眸子低垂着,眸光明灭,不知所思。他挣扎了一下,却没有再开口。

※ ※ ※ ※ ※ ※ ※ ※ ※ ※ ※ ※ ※ ※ ※ ※

宣裕三年七月七,小狼十五岁,行束发之礼。

影残月叫他舞一路无字刀,他只弱弱地舞了三招就接不下去,脸涨得紫红,不自在的站在那里,搓着衣角,低着头不敢看人。

猛然,当空里一阵凉风起,他吓了一跳,惊恐的抬起头。

影残月一杆长剑直逼他心口而来,脸上的表情冰冷如三九寒霜。

他浑身颤抖,腿脚也软了,不由自主地瘫倒下去。

剑尖在心前半寸微微上转,没入肩窝。

殷红血液顺着剑身流淌,滴滴溅落,如红梅绽放。

他早已是泪流满面,痛得抽泣不能,他低低地唤着:“师父⋯⋯”

影残月眉尖一抖,抽手回剑将他打横抱起就走。

理伤的时候,他忍着痛一声也没哼。他看着影残月刚毅俊酷的脸,唇角不着痕迹的勾勒出一抹甜。

影残月叹息,“当初该听你师娘的,不该让你习武。你不似你俩位师姐⋯⋯”

小狼眉目顿时为之一颤,情急伸手抓住影残月衣袖,哀求道:“师父,徒儿会加倍努力的,您别不要我!”

影残月拧眉,轻轻拂开他的手,一言不发而去。

秋夜,厢房幽暗,少年一双漆漆黑眸,犹如闪耀狼目。

※ ※ ※ ※ ※ ※ ※ ※ ※ ※ ※ ※ ※ ※ ※ ※

宣裕四年七月七,影残月携夫人湄笙往江南小游,未归。

小狼独自一人在后山练刀。熏风微起,白光浮动,他凝气跃出一丈来高,轻灵的在空中翻了个跟斗,弯刀挥出一道弧线。

忽然,他整个人一软,没了气一样跌落下来,如一片纸鸢。

不远处“啊呀”一声惊叫,一个湖绿身影闪来,将他稳稳抱住,两人一起滚在地上。

回神凝眸,他顿时惊得跳了起来。

“二师姐,对不起⋯⋯”他低着头,连连的道歉。

“师弟莫急,欲速则不达,练功还要慢慢来。”二师姐勾霜俏脸微微有些红,温柔一笑,爬起身来取过方才情急隔在一边的篮子,拿一个洗净的桃子塞到他手里,道;“吃个水果,歇歇吧。你这么蛮干,小心弄出一身伤病来。”

他也红了脸,腼腆的踟蹰着,忽闻一声怒微含怒意的呼喊,扭头,却见大师姐桐霖正气冲冲的瞪着他们,柳眉扬,杏眼瞪。

“勾霜,没事儿耍自己的去,缠着小狼作甚?”

“师姐说的甚么话,师弟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凭得我不能关照他?我就喜欢师弟了你能怎样?”

影残月与湄笙夫人回来时,小狼浑身血污的倒在树下,气若游丝,不省人事。

一旁,两个师姐早就没了气,连血都淌干了。桐霖的长剑正刺在勾霜咽喉,而桐霖的玉枕穴上却插着一枚来历不明的银针,已经乌紫发黑。

影残月剑眉紧攥,锐利眸光全都凝在树下半片半黄不绿的叶子上。

初秋时节,还没到落叶纷飞的日子,草地上干净齐整,只有这半片叶,弧形的切口干脆利落。

影残月抬头,却在繁茂枝叶中捕捉到另外半片,依然随风微动。

他微微张了张嘴,终究是没说出一个字来。

※ ※ ※ ※ ※ ※ ※ ※ ※ ※ ※ ※ ※ ※ ※

宣裕五年七月七,小狼拜入残月楼门下整整五年。

一晃五年,如今,他早已长成风华正茂的少年刀客,如玉雕琢的俊逸少年,再不是当年那个细瘦弱小的孩子。

从来没人追究一年前的惨案究竟是何人所为,缘何而起。

小狼斟满两杯酒,浇在两位师姐坟头。清秀面庞,淡漠得没有一丝表情。

他转身,看见师娘素洁高雅的身影,他的手在背后微微攥紧他的刀,依然是五年前师父亲手为他打的小弯刀。

“你师父果然没看走眼。”湄笙夫人叹道,“只可惜你入了魔道,却不知悔改。”

他薄唇微扬出一抹凄凄笑意,轻声问道:“师娘,你要我如何?”

湄笙夫人不语,手中长剑陡起,剑气冲云。

他眸光一寒,右手推刀去迎,左手却暗暗一动。

一道微微泛蓝的银光直射而出,袭湄笙夫人颈嗓咽喉而去。阴郁笑容在他唇角晕开,他晓得这毒针见血封喉,一年前他就已经试过了。

然而,一道强劲掌风扑面而来,正中他面颊,打得他措手不及,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孽畜!连师娘你也敢出杀手?还嫌孽造的不够重吗?”

他心尖一抖,心虚得抬起头,看见影残月高大威仪的身躯立在眼前。

师父面似寒霜,眸中怒火攒动,将截下银针狠狠甩在他眼前。

他只觉得周身血液一凉,心也跟着沉下去,他知道,这次师父是真的动怒了。

“你走吧,就当我没收过你。”影残月一挥手就要赶他走。

他如被天雷电火劈着了一般惊跳起来,连滚带爬的扑过去,浑身颤抖的抱住影残月的腿,嗓音哽咽,“师父!徒儿知错了!您别赶我走!徒儿不能没有师父!”

“我已宽容你至此,为何你就是不肯回头?”影残月无奈长叹,眸光染愁,眉心刻恨。

“师父!我⋯⋯我想要师父是我一个人的⋯⋯我不想别人跟我抢⋯⋯我⋯⋯”他泣不成声语无伦次的解释着。

影残月心中一片萧瑟,如有秋风扫过,冰冷却又翻江倒海。

小狼扬起头,如墨眼眸闪动的全是晶莹光华,他幽怨地仰望着影残月线条刚毅的脸庞,痴痴地说:“我喜欢师父。”

蓦的,影残月只觉得血气上涌,脑子里一片惨白。小狼是他带回来的,他一直疼爱这个徒弟,甚至明知是小狼杀了桐霖和勾霜他也依然能够心如止水的将实情压下。然而,只这一句话却彻底扰乱了他的心神。他莫名的恐惧起来,他害怕,怕自己会这么一直乱下去。

影残月像被灼伤了一般猛抬起一脚将小狼踹出一丈来远,一闭眼,沉着嗓子吼出一个字:“滚!”

心,如碎裂般一阵绞痛抽搐,小狼感觉自己飞起来了,又沉沉的砸在地上,每一寸肌骨筋脉都像被碾碎了一样痛到无法言喻。

酸涩的液体不断涌至他嘴里,血腥浓重,吞咽不能。他挣扎着抬起头,视线却被红雾遮盖,模糊不清。

血,顺着他的唇流淌,将原本薄薄的两片粉红染成浓烈妖娆的玫瑰色。他忽然模糊的笑起来,匍匐在地,颤抖着伸出手,蘸着殷红的血水,缓慢的写着什么。

鲜红如火的字迹因为他的颤抖而歪歪扭扭的,却深深的刻入地面。

七月七日,影残⋯⋯

最后那个“月”字,他只写了一半,便再也写不出。他的头垂了下去,唇角,依旧染血含笑。

视线瞬间朦胧,影残月恍惚又至当年七月七初见时,那乖巧灵秀的孩子,他甜甜向自己微笑,墨黑的眸子忽闪忽闪光华灼灼。终于,千嗟万叹,有泪滑落面颊。

从此,残月楼影残月,没有再收过徒弟。

【—全文完—】

发布者: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