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黄泉的正确调戏方法》

文案

姬黄泉最近很忧郁。

有个天策每天都跑来“指名”要他一起打盗宝贼。

类型

同人-全息网游,耽美,剑三,天策X藏剑

分级

[全] 清水文,全年龄可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为MMORPG游戏《剑侠情缘网络版叁》(简称“剑三”、“剑网三”)同人小说,以同好圈内小范围交流为创作目的,不涉及任何商业盈利行为。文中凡所涉剑三游戏系统、世界观及职业设定、技能设定等内容版权均归属原权利人所有。

正文

姬黄泉最近很忧郁。

有个天策每天都跑来“指名”要他一起打盗宝贼。

按照隐元会的打工条例,客人的“指名”不能拒绝。

姬黄泉蹲在地上画圈圈,“我明明是个输(han)出(zi),为什么不限定只有治(mei)疗(zi)才能指名我!”

莫霓裳教育他:“来体验生活的富二代就是娇气啊,一切为了工作,当然要客户至上!总有那么些口味与众不同的输(han)出(zi),就是喜欢指名输(han)出(zi)的,打工的怎么好挑剔客人呢!

姬黄泉只好默默在给天策起了个代号叫“死变态”,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

围观了事件全过程(并没有)的阿妮表示,这个天策何止变态,简直是她所见过的最痴汉的变态。每次小姬被他带走都要两个小时才能回来,而且总是残血带伤一副被操(练)得很惨的萎靡模样,不知道到底遭遇了什么样非人的对待!

关于是否真的存在逼迫员工为客人提供奇怪服务这一点,隐元会向大唐驿报记者表示,答案绝对是否定的。

虽然有些客人的心思……你♂别♂猜。

那天,天策又来指名姬黄泉一起去打盗宝贼了。

姬黄泉老远瞅见天策头上的须须就打算脚底抹油假装不在,被爱岗敬业的好领导莫霓裳一伸脚绊了个鸡啃泥。

姬黄泉彻底觉悟了,顶头上司的良心比她的裙子还黑,

“阿妮姐姐救我!”姬黄泉立刻把求援的尔康手伸向了工友。

阿妮“哦呵呵呵”地掏出速写本,给同人新番添了一笔素材。

“瑶瑶妹子救我!”

瑶瑶说:“霓裳姐姐昨天教我古诗,风萧萧兮易水寒——”

“阿景大哥救我啊啊啊!”姬黄泉声泪俱下。

阿景一脸同情地转了转笔,给姬黄泉刷了一个超长毫针。

“你们都还是不是兄弟!”姬黄泉悲愤转头,看见天策笑眯眯的脸。

“哟,小姬姬,今天也依然活蹦乱跳地在等我嘛!”

“你才小鸡鸡!你全天策府都是小鸡鸡!”姬黄泉拖着织炎断尘,被天策拖着后领子,心如死灰地看着莫霓裳给天策盖了【许可外带姬黄泉两小时】的戳,咬牙切齿地想这么重一把剑怎么没给这死变态沉死。

正常人打盗宝贼,都是抓够十个就回去领赏钱,姬黄泉觉得这个死变态天策简直是为了欺负他才来打盗宝贼,不打满两小时不肯放他走。

而且每次找到盗宝贼,天策都喜欢抱着手在边上站着,笑眯眯看他被盗宝贼粘着屁股左一刀右一斧砍掉大半的血,然后才优哉游哉地凑上来拍一个定军。

偶尔姬黄泉被打急了忘记自己是跟这个死变态一起来的,下意识地大喊:“快治疗我!”

立刻就会惹来天策一阵愉快地大笑,“回春妙手行不行?”

“这位军爷,我到底什么时候在哪里得罪过你?你就不能正常点去找个治(mei)疗(zi)吗!你老缠着我图!什!么!!!”在又一次被盗宝贼砍成血皮之后,姬黄泉终于忍无可忍地摔重剑不干了。

天策笑着说:“你没得罪过我。”

“那你天天烧俩小时欺负我?!”

“我就觉得你哼哼唧唧的样子挺可爱。”

“……”

姬黄泉仰天无语,觉得自己该抽空去少林寺拜拜了。

天策倒是不肯让他闲着,马上又找到一个盗宝贼。

姬黄泉消极怠工地拖着织炎断尘跟过去,被盗宝贼糊了一脸……

“上来一刀就能砍你大半血,你为什么不开云栖松?”天策乐呵呵定军拉走盗宝贼啪啪几枪戳翻。

“我——开——你……我不会云栖松T_T”姬黄泉怒吼到一半又憋屈回去了。

师父你为什么不教我云栖松!你说啊!你为什么不教我云栖松!!!

(师父:……徒儿,师父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深藏功与名。)

不知道是不是天策知道姬黄泉连云栖松都不会之后觉得他可怜,接下来都没再让他被盗宝贼打过。

姬黄泉终于喘上了气,渐渐开始觉得,跟这个天策一起来打盗宝贼也不错。天策能扛能打,自己只需要随便砍上两剑就可以收工了,实在轻松又惬意,哪像平时跟那些治(mei)疗(zi)一起,从头到尾重剑抡吐血,尤其有时候遇上划水的一样要被盗宝贼砍得满头包。

于是这天天策把他送回广都镇门口说:“小姬姬,明天也要开心健气地在这里等我哦!”的时候,姬黄泉破天荒地没有还嘴说:“死变态!明天别来了!!!”

结果第二天天策没有来。

下班时间到了阿妮阿景和瑶瑶拉姬黄泉一起去喝一杯。

姬黄泉支支吾吾蹲在日常牌子边上说:“我再等一会儿……”

“咋了?少爷转性了打算加班啊!”莫霓裳大姐数着今天赚到的票子#欣喜#欣喜#欣喜。

“……我再等一会儿,你们先走吧。”姬黄泉觉得奇怪,死变态明明每天都会来他这里打卡的,为啥今天没来?

结果第三天天策也没来。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已经一个星期了,天策依然没有来。

姬黄泉莫名有点失落,跟打了霜一样蔫在那儿,没精打采地蹲着画圈圈。

按理说,那个天天欺负他的死变态终于不来了,他应该开心才是,可姬黄泉就是开心不起来,心里有块地方空落落的,老觉得少了点什么。

知道真相的阿景嫌弃地侧目他,“小姬,你是抖M吗?”

“这就是爱!你这个连缝针都不去学的不懂!”阿妮表示阿景你不懂爱。

瑶瑶在一边摸着她的波斯猫明明,幽幽地吐槽:“有种病叫斯德哥尔摩……”

阿景同情地摸摸姬黄泉的脑袋,“这病万花谷治不了,找天策府治吧,么么哒!”

“你们才有病呢!小爷我干活去了……哼!”姬黄泉踹开这几个损友,气呼呼地跟着刚来找他的七秀妹子跑了。

可是姬黄泉看见天策了。

帮七秀妹子打到一半的时候,姬黄泉瞥见天策就在不远的地方,和一个五毒萝莉在一起,也在打盗宝贼,没有找他们隐元会的人帮手。

姬黄泉忽然有点心酸。

哦,原来是找到治(mei)疗(zi)一起打了,就不需要来找我了。

果然我们这一行就是为寂寞单身人士提供援助的服务行业啊……

叫你去找个治(mei)疗(zi),竟然还真去了……竟然还找了个萝莉!果然是个死!变!态!!!

于是炒鸡不开心的姬少爷黑着脸一抡织炎断尘……跑了。

([好友][七秀妹子]:卧槽!!!姬黄泉他跑了啊……#惊恐#惊恐#惊恐!!!我被盗宝贼打死了#流泪#流泪#流泪

[好友][少林汉子]:……你又划水没奶他。

[好友][七秀妹子]:我奶了啊!!!满血他跑了啊!#惊恐#惊恐#惊恐

[好友][少林汉子]:阿米豆腐……施主早超生……

[好友][七秀妹子]:#鄙视 你才超生!快点来帮我打!

[好友][少林汉子]:好的施主,没问题施主,小僧在你背后?)

天策帮路上捡的五毒萝莉打完一个盗宝贼,收起枪骑上马,“这任务就这么做,包里的哨子别手滑扔了,你切毒经把蛤蟆招出来,再去广都镇门口找隐元会派个治疗给你帮忙,很快就能做完了。”

五毒萝莉忽闪忽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军爷不能陪我做吗?”

天策嘴唇扬起一个邪恶的坏笑:“军爷有固定对象了,不跟别人做。”

哪里不对啊……你在对小萝莉说什么?!大丧尸!!!

天策跑去广都镇门口,看见姬黄泉气呼呼地抱着重剑蹲在日常牌子后面。

“小姬姬,一个星期没见了想我了不?#亲亲”

“都一个星期不来了现在还来干吗?”姬黄泉白天策一眼。

天策笑,“当然是来打盗宝贼啊。”

“不是有治疗陪你打了吗?”姬黄泉哼了一声。

“谁说的?你看我刚接的任务。”天策晃晃手里的哨子。

姬黄泉看了看天策还未完成的任务记录,忽然有点小高兴,想了想又觉得不对,继续一扭头,“小爷今天预约满了!”

“哦,他没预约,军爷快点领走,不要让他蹲在这里摸鱼。”魔鬼上司莫霓裳一秒就把姬少爷卖了。

姬黄泉半推半就地被天策拖着,找到第一个盗宝贼,还扭着头不太想动手。

天策一个人干掉盗宝贼,戳戳姬黄泉的肩膀,“怎么啦,还在生气?”

姬黄泉抱着手瘪瘪嘴,“……加了一个星期班小爷不高兴╭(╯^╰)╮”才不承认是每天蹲等某个死变态等的。

“临时有公事回去忙了一个星期,才忙完就跑成都来找你了,少爷就大仁大义原谅我一下呗?”天策继续戳戳姬黄泉的肩膀。

不知道为什么,姬少爷又觉得有点小高兴。

“那就大慈大悲地原谅你好了!”

结果打第二个盗宝贼的时候姬黄泉躺地板了。

姬黄泉:“……卧槽你的定军呢?!”

天策:“……回新收的徒弟密聊去了,慢了一步……你不是剩个血皮就会逃走的吗?”

姬黄泉:“……我……以……为……你……会……定……军……没……想……到……要……跑…………”

天策:“……#吃惊”

姬黄泉:“……#生气”

天策:“嘿嘿,小姬姬真信赖我爱的定♂军啊!#欣喜”

姬黄泉:“滚……!啥徒弟这时候密聊!#生气#生气#生气”

天策:“刚在路边顺手捡的小白五毒萝莉。”

姬黄泉:“……”

万恶徒为首啊!!!!!!

姬黄泉恶狠狠读起了神行千里。

【您已获得姬黄泉的愤怒,48小时之内将不能召唤姬黄泉。】

([密聊][五毒萝莉]:狮虎虎!啥是[姬黄泉的愤怒]?人家刚刚忽然多了个debuff……#惊恐#可怜#惊恐

[密聊][天策]:……你师娘神行的时候又把脚扭了【。)

【—the End—】

发布者: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