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日常》番外7

番外7

—31—

找谢喆妈妈打小报告这件事,他是绝对不会在谢喆面前承认的,就算被识破了,反正不承认就完事了。

当然说是打小报告,其实他也没真跟谢喆妈妈讲谢喆什么私事,更没讲坏话,一来这么不仗义的事说什么也不能做,二来找亲妈说人亲儿子是非那不是脑子有包吗?

他充其量……也就是“碰巧”,把他手机里那几个“三特”妹子的照片让谢喆妈妈看到了而已。

什么叫三特呢?

就是:

特喜欢谢喆;

特想能跟谢喆有点什么;

从颜值到智商外带家境都跟谢喆特般配。

他觉得这事儿吧,其实太简单了。

谢喆这么一优质单身男青年,喜欢上只傻狗那也没办法,但总不能真吊死在这么一棵歪脖子树上吧?

如果王徵学不会珍惜,那多得是人愿意上赶着对谢喆好,咱真犯不着。

再说了,万一这么一刺激,王徵那个狗东西反而开窍了呢?

毕竟老话说得好: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人要想进步,总还是需要点动力和危机感加持的。

要让他说吧,谢喆就是把王徵那货宠得太安逸了,才养出那么个缺心眼儿的玩意儿。

—32—

他觉得自己简直是神助攻,打完小报告当天是开开心心哼着歌回家的,然后美滋儿美滋儿把事儿跟顾言说了,打算叫顾言一起出门吃火锅庆祝一下。

顾言坐在沙发上擦相机镜头,听完抬头看了他一眼,表情十分复杂 

顾言说:“……你怎么这么缺德啊?”

他:“???”

非常想不明白,自己为好兄弟殚精竭虑辛苦谋划,怎么就缺德了呢?

结果顾言特嫌弃地骂他:“人家两个人的事,用不着你咸吃萝卜淡操心好吗?你把自己折腾明白了吗?打死了几个卖盐的闲得慌?就去管人家闲事儿。”

他想想觉得有一点委屈。

毕竟他自己的事从穿开裆裤到现在都没能“折腾明白”,这么惨绝人寰的发展他也不想的。真要怪,那还不得怪顾言死活不让他“折腾”?明明他都已经反复表白过那么多次了。

这样一想,他心里又忽然哀怨起来,顿时歌也不哼了,火锅也不想吃了,就闷头歪在沙发上不说话。

—33—

顾言仔仔细细把一个镜头擦完了,抬头看着他,明显动了动嘴没发出声音,明显是在犹豫该跟他说什么。

他于是在沙发上就地翻了个身,也满脸期待地看着顾言,等顾言主动找他说话。

结果也不知道是他姿势过于销魂还是表情过于油腻,顾言立刻露出个不小心吃到屎的表情,抓起相机和镜头上楼走掉了,把他一个人孤孤单单留在客厅的沙发上摆造型,感觉自己仿佛一个大傻子。

—34—

顾言又在楼上摆弄了半个小时宝贝相机才重新下楼来,问他晚饭打算怎么解决。

估计实在是饿的。

他觉得好哀怨,瘫在沙发上装死,一脸世界末日痛不欲生的戏精附体。

本来是想骗顾言温言软语哄哄他的。

结果顾言自己扭头订了外卖。

他忽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惨了,比他爸一夜破产跑路那会儿还惨。

他自己都这么惨了,还管谢喆幸福不幸福干屁啊???

确实是闲得蛋疼。

—35—

结果顾言叫的外卖竟然是日式海鲜锅和炸虾天妇罗,有他的份,还挺好吃。

他虽然内心还是很想继续在沙发上装死表态,毕竟肚子饿得很真实,于是一脸苦大仇深不情不愿地从沙发上挪到餐桌上,默默啃鱿鱼。

然后他就听见顾言叹气。

顾言问他:“我说你,不能将心比心想想看吗?要是谢喆去找你妈,给她塞一堆妹子的资料,然后你妈就逼你去相亲,你能高兴吗?你就仗着谢喆不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人,不会真的以牙还牙报复你,是不是?”

他把一块Q弹美味的鱿鱼仔仔细细嚼碎咽下肚去,才说:“那怎么一样呢?我喜欢你打小我妈就知道。”

可是顾言看着他不说话,表情有点无奈。

他于是又说:“你不知道那王徵真的特别……一言难尽。他跟你不一样。”

顾言忍无可忍说:“他干嘛非得跟我一样呢?他是他,我是我。谢喆就喜欢他。你能怎么办?关你什么事儿。”

他又塞了一只炸虾天妇罗到嘴里,一边嚼一遍想,道理是这样说没错,可是……

“你说谢喆,那么多人追他他都不要,干嘛非得喜欢王徵呢……?”

他嚼着鲜甜的炸虾,感慨着,发出了一记灵魂拷问。

顾言看着他,特别安静地问他:

“那你干嘛非得喜欢我呢?”

他嘴里还叼着半截虾尾,忽然愣住了。

“我……不知道。”

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思考过。

但他是个敏锐且富有行动力的人。

他做事一向比脑子转得快。 “可我就喜欢你,我也没办法啊。”

发布者: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