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日常》番外8

番外8

—36—

当天晚上,顾言再也没和他多说别的。

他就忽然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感觉自己抛出的直球又一次撞在了沉默的门板上,只能自己一个人无精打采地缩在角落里默默刨地板。

像极了被主人冷落的狗。

以至于他忽然又忍不住开始想,他之所以不喜欢王徵,是不是出于犬科捍卫地盘的本能——对凡是出现在势力范围内的陌生雄性狗只,都要充满警惕。尤其是那种看起来特别憨其实搞不好就扮猪吃老虎的。

可是第二天早上,顾言却收拾了行李,背起相机要走。

—37—

顾言说,谢喆给介绍了个新活,挺急的,要去海地待半年。

他实在是太震惊了,整个人都是懵的,直到顾言已经出了门,眼看要上叫来的车,才梦醒过来,狂奔追上去。

他抓着车门不让顾言上车,说:“你干嘛还叫车啊,直接让我送你不就行了吗?”死皮赖脸把司机给赶走了。

顾言脸上的表情特别淡定,完全是一副早就把他看透了的样子,也不纠结,就上了他的车。

—38—

往机场去的一路上,他也不知道该和顾言说什么,搜肠刮肚的想找点话题,可又觉得气氛太奇怪了,无论说什么都很奇怪,只好默默开车。

他不说话,顾言就也不说话,坐在那儿看着车窗外的街景,安静的像个完美的雕塑。

路过的每一个红绿灯都仿佛恩赐。

他觉得他这辈子没这么盼望过堵车,越堵越好,最好就把顾言的航班堵过点了,叫顾言走不了完事。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最近坏事做的有点多。

顾言再一次要离开他的这一天,这个城市的交通状况前所未有的丝滑。

他忍不住开始在心里疯狂后悔了。

怪自己平日里怎么就不惦记着行善积德,搞得到了这种要命的时候,老天爷都不向着他。

—39—

他一路恋恋不舍地跟着顾言去值机领登机牌,看着顾言过安检,看着顾言就要走进某个仿佛会从此将他们彻底分开的门,忽然觉得喉头滚烫,忍不住冲着顾言的背影大叫:“你还回来吗?”

这剧情实在是太drama了。

大厅里不少人都听见了他的嘶吼,好奇地张望过来,脸上挂着暧昧的笑容。

顾言当然也听见了,于是站下来,无奈地扭头看着他。

顾言说:“别闹。你再做这种丢人事,我下辈子投胎了都不回来见你。不认识你这号丢人玩意儿。”

然后顾言就扭头走了,别说不带走一片云彩,根本不管他在安检口外面怎么“活蹦乱跳”地哀嚎到机场安保差点没把他麻溜牵走……

—40—

他从机场一路气急败坏地飙车回公司,找谢喆干仗。

全公司员工都震惊了,听着他在谢喆的办公室里拍桌子怒吼:“你至于吗?二十多年的兄弟你就这么对我?”

谢喆特别冷静且还很嫌弃地看着他,反问:“你有病啊?”

他气得肺都要炸了,觉得心肝特别疼,嗷嗷瞪着谢喆喘气儿。

期间还有王徵这种不怕死的狗东西跑来探头探脑敲了一回门,被他一脚踹出去,也不知道是真的没心没肺,还是被全公司的人拿刀架在脖子上推出来送死的。

于是谢喆只好长叹一口气,“那真是个好活,又能赚钱又涨资历,不是顾言我还不介绍呢。你以为我像你那么无聊啊?”

但这个解释远不能让他满意。

虽然也找不到继续撒火的出口。

他只好闷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都像一座喷发中的活火山。

谢喆盯着他看,良久给他倒了一杯酒,挨着他也在沙发上坐下,问他:“我说,这么多年了,你就没觉得累过吗?”

“你都没觉得累,我有什么可觉得累的啊。”他说着,仰头把金色的液体一口滑入咽喉,自己也觉得自己笑得相当言不由衷。

可是谢喆看着他,竟然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口吻对他说:“那你倒是追上去啊。”

他猛然一愣,抬起头看着谢喆。

谢喆的眼中,有他熟悉又陌生的尖锐,并不是嘲讽,却又让他坐立不安如芒在背。

“你这家伙,总是做出一副你特坦诚特深情的样子,搞得好像是顾言对不起你一样。可他走了那么多次,你一次也没追上去过啊。明明你才是那个呆在原地一动不动,等着他一次又一次回来找你的人,不是吗?”

他捏着酒杯,呆磕磕坐在沙发上,恍惚觉得谢喆的声音像是从另一个世界穿刺而来的刀,又快又狠,一刀刺进他的心底,疼得他忍不住想要疯狂嘶吼。

有时候,他真的特别痛恨谢喆。

他不喜欢这样被人毫不留情地洞察所有,感觉就像是被剥光了一样,再如何努力掩藏的,也全都被挖了出来,大剌剌摆在那儿,任人指指点点。

尤其是,他根本无法反驳。

因为谢喆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对的。

发布者: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