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志》019

寒山志
“这天下,不该是你一家的天下,而是天下人的天下。几时你真正懂了,你才懂我。”——《寒山志》沉佥

19.

旁观半晌的荣王殿下也听见了,终于似有些忍不住,冷笑一声:“宋葭,见好就收吧。你一个外臣,要看郡主闺阁,也让你看了。如今竟还想讯问王妃?你以为你是谁?”

宋葭理直气壮:“现场看完了,自然要找人问话。所有与郡主有关之人,要么可能知情,要么可能是疑犯。别说王妃是郡主的母亲,便是王爷您这个伯父,要我查案,也是非问不可。怎么,难道王爷是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怕被‘外臣’问着了,不好回答吗?”

满朝文武大多惧怕荣王嘉钰,宋葭原本就是一向不怕的哪一个,而今心里多少窝了点火气,说起话来愈发不客气。

荣王嘉钰几时听过谁当面骂自己“不可告人”,已然气笑了,便反问他:“你看了半天,就怀疑是我把明华弄不见了?”

宋葭却是神色一正。

“我到没想过是王爷您。我只不过觉得,几位贵人,一位是父亲,一位是叔伯,一位是兄长,虽然都说要找寻郡主的下落,却都不怎么担忧的样子。而郡主的母亲竟也不见踪影,并不来管这找寻女儿的要事,此等行事作风,实在不像传闻中的昭王妃。所以,我隐约有一个猜测——”

他略停顿一瞬,锐利目光从在场诸人脸上挨个扫过,连明棠在内,然后,怅然叹了口气:

“这让郡主从王府中‘凭空消失’之人,此时多半就在王府之中。诸位贵人都知道是谁。也知道此人把郡主带去了何处。不知道的,只有我这个被叫来查案的‘外臣’。那我到底是来查案的呢,还是来应考呢,不然陛下您给个准话?”

他说着,就抬头转身,直直看住了明棠。

这眼神实在叫明棠气短,整个人都开始着慌了。

“不是我。我没有。你别这么看着我……”

他下意识就摆手否认,想为自己辩解,一边又悄悄用藏在袖子下头的另一只手拽宋葭。

宋葭根本不理睬他。

明棠没办法,情急之下开口,眼看就要说出什么来。

此时外间却传来一阵笑声,恰到好处地打断了他。

“你们几个,总是自诩聪明,今儿终于轮到你们也栽在一个聪明人手里了,甚好!”

应声,一个人影已经风风火火从院外快步走来,眨眼到了门前。

宋葭定睛一看,见是一个神采飞扬的中年美妇人,穿一身蒙族女子日常骑射的劲装,腰间挂着弯刀和马鞭,不用问也知,定是昭王妃本人到了。

只一见着王妃的面,昭王殿下顿时就像换了个人,猎犬见了主人似的满脸堆笑迎上去。

“你怎么亲自过来了?”

他双手扶住王妃一条手臂,一副担心自己的夫人会摔倒的模样,就要搀着王妃往房间里去落座。

昭王妃嫌弃地直接瞪了他一眼,甩开他的手:“怎么?我来看看,还需要王爷您恩准?”

“不用不用!”昭王殿下原地认怂,张口就来,什么“皇家颜面”、“大丈夫形象”半点儿不要,“我正打算请你去呢,就怕你嫌烦不肯赏脸——”

这情形看得荣王殿下皱眉叹气,嫌弃完大侄子嫌弃弟弟。

倒是明棠,忍不住地咧嘴直乐,也跟着狗腿状贴上去,揽住昭王妃另一条胳膊,先撒娇耍赖地喊了一声:“七婶!”

昭王妃也不把他当成皇帝看待,扬手直接在他的脑袋上拍一巴掌,嗔道:“多大的人了,还那么淘气。明华胡闹,你就纵着她一起,以为你们那点小算盘瞒得过谁?”

听话里话外之意,究竟怎么回事,也不言自明了。

宋葭暗自在心里哼了一声,强忍下不给皇上面子当众翻白眼的冲动。

而昭王妃那边收拾完丈夫和侄儿,已然毫无意外地,扭头向他看过来。

“你就是宋葭?”

这一问,可比之前昭王殿下问他的时候要挑剔得多了。

宋葭心下无奈,眼神坦然,面无表情开口:“我要现在改口说我其实不是宋葭,诸位贵人能把区区在下我放了吗……?”

—TBC—

喜欢这个作品吗?

请作者喝一杯给她加油吧!

还可以推荐给更多小伙伴一起看哦~

返回目录

购物车
  • 您还没有选择任何商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