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日常》(44)

Day 44.

“我大慈大悲大发善心地给你最后一个机会。”

—1—

这个问题他想了一整宿。

想到后来阿谢又睡着了,他还一脸不明白地挤在阿谢枕头上。

他犹犹豫豫地摇晃阿谢:“那我要是想的话……能怎么说?”

可是阿谢已经彻底睡死过去了,根本摇不醒。

—2—

第二天,他只好又带着两个大黑眼圈去上班。

工位隔壁没有了D仔,莫名还有点冷风飕飕的。

他趁着摸鱼暗搓搓地把昨晚上的事告诉组花,问组花他该怎么办。

组花说:“你别瞎琢磨了。你哪还需要告诉全世界,明明是全世界都恨不得告诉你让你赶紧醒悟好不好?明明你自己才是全世界最后一个知道真相的!”

他叼着半盒没喝完的酸奶,一边用力嘬吸管,一边努力思考。

“可是……我们俩不是真的,只是体验一下谈恋爱是什么感觉而已啊。”

他没精打采地把终于被他吸到扁的酸奶盒扔在桌上。

组花惊恐地扭头看着她,差点把没来得及咽下去的冰红茶喷满整个电脑屏幕。

—3—

组花教育他:“这话你千万不要跟谢大佬说,不然沈总也救不了你。”

惯例在公司里扮演110的沈总刚好路过,探头过来问:“他又干什么蠢事了?我为什么要救他?”

然后,听组花复述完他昨晚上干的“蠢事”以后,沈总在他们策划组满地打滚足足笑了二十分钟没带停。

他看沈总笑得这么开心的样子,深感组花果然还是比他会讲故事,不然同样一件事,为什么他讲给组花听,组花喷他一脸,组花讲给沈总听,沈总就笑得筛糠……?

沈总笑够了,语重心长地对他说:“王徵啊,我觉得我们谢喆遇上你实在是太惨了。这样吧,我大慈大悲大发善心地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好好把握,争取智商和情商早日取得重大突破性进步。要不然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然后沈总就走了。

他猫在工位上发了一整天愣,不明白沈总到底什么意思。

—4—

他本来想把这件事告诉阿谢来着。

可又想起组花严肃教育他不让他说。

沈总好像跟他说完话就出去了,没在公司里,也不知道跑去干嘛了,直到下班公司里都能听见有人此起彼伏地问沈总在没在,去哪儿了。

前台美眉和D仔在公司里公然眉来眼去,互相喂零食吃,拼命散发恋爱的酸臭味,俨然已经取代他,成为了新一代的“狗粮王”。

他很不服气地在心里想,这算什么,阿谢还不是会喂他吃鸡排。

他忽然特别想阿谢,但又不敢随便往美术组的领地跑,好不容易熬到快下班,就一脸欢喜地撒腿狂奔进阿谢办公室,催着阿谢赶紧下班回家。

确实是等待主人下班的狗会做的事……

—5—

结果晚饭吃到一半,阿谢接了个电话。

阿谢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电话谁打来的,就关门跑去阳台上接了,不让他听。

他隔着道双层玻璃门,把脸挤成了各种猪头造型,也还是啥也没听见,只好丧气地坐在地上等着。

阿谢打完电话出来跟他说:“你接着吃吧,晚上早点睡觉别熬夜。我回家一趟,很快就回来。”

他跟着阿谢到了大门口,看着阿谢穿外套换鞋,问:“……你去哪儿啊?”

阿谢说:“没事儿。我妈回国了,让我回家去一趟。你赶紧去继续吃饭吧。放凉了。”

他只好愣磕磕地说:“那我把你的留冰箱里。你回来热一热再吃。”

阿谢说:“别给我留了。我妈不把我撑死是不会放我回来的。”

然后阿谢就走了。

他眼巴巴地从窗户往楼下张望,看着阿谢的车开远了,消失不见了,身边站着跟他姿势表情都百分之一百二十相似的烤肠。

他自己一个人回到餐桌边,继续吃饭。

可是,明明还是一样的菜,少了一个人,就怎么吃都不觉得香了。

—彩蛋—

结果阿谢一整晚都没回来。

阿谢还从来没有一整晚不回来过。

他一个人独占一张床,结果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爬起来抓着丸子和烤肠挨个梳毛。

丸子十分不乐意,伺机挣脱了,跳到冰箱上冲他狂怒哈气。

只有烤肠担忧地趴在他身边,望着他,时不时舔他的手。

从两只小动物身上刨下来的浮毛堆的小山一样高。

他郁闷且无聊地把那些毛搓成一个一个小球,绕着自己摆了一圈,感觉有点寂寞。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