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志》006

寒山志
“这天下,不该是你一家的天下,而是天下人的天下。几时你真正懂了,你才懂我。”——《寒山志》沉佥

6.

通县陈氏夫妇逼奸婢女杀人夺子一案,女犯斩监候,男犯斩立绝。通县知县贪赃枉法,为陈氏隐瞒逼奸杀人的重案,被革去官职,下狱待审。

案卷快马半日直送入京大内,吏部派来通县接任的新县台业已在路上了。

宋葭站在县城外的亭子里,看着前来送行的陈兆祥,长叹:“你想好了,确定不再回文学馆?”

陈兆祥先是摇头,想了想,又点头:“上文学馆读书的多是有志于仕途。我家里出了这种事,也没什么指望了。不如回家,安稳做人。”

宋葭一笑:“你替玉娘雪了冤,没有包庇家丑,已经做得很好。你父亲作恶是他作恶,不代表你不能做个顶天立地的好人。”

陈兆祥眼神恍惚,沉默片刻:

“我还是觉得亏欠她。现在回想来,总是我一厢情愿心悦于她多些,她其实从没喜欢过我,只是喜欢我教她读书识字,喜欢有我在家中庇护她。就连我离家上京读书以前,她问我能不能不走,其实也只是在向我求救罢了。可笑我竟自以为是,没能懂得她心中的恐惧无助。否则她也未必就会遭此厄运。”

他似乎又回忆起玉娘生前的许多事,红了眼眶。

宋葭见状宽慰他:“国法只治了你父亲和庶母的罪,又没有抄你的家。你还有万贯家财,总能找点让自己良心得安的事做。”

陈兆祥低头抹泪:“玉娘仍有宗亲家人在——”

没等他说完,宋葭已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

“猪脑子!她那些宗伯叔族早把她卖了一道敛财了,你还打算再给他们送钱?”

“我……”陈兆祥捂着脑门,懵了一瞬。

宋葭无奈:“你不是说她喜欢读书识字吗。你就以她的名义在县里捐几所学校,让那些读不起书的穷苦孩子也能有个机会。她知道了,会开心的。”

陈兆祥闻言脸上一亮,茅塞顿开:“多谢宋馆主指点,学生受教了。”

不远处,那精壮汉子一人牵着两匹马等着,直拿催促眼神不耐烦地往这边瞟。

连两匹马儿都感知了这份焦躁,不停打着鼻响。

“走了走了。再不走有人要骂我的。”

宋葭赶紧摆摆手,算作道别。

才走出亭子,他忽然又顿住了,回头问陈兆祥:

“那个孩子——”

话他没说完。

陈兆祥会意,便答他道:“兆瑞是我的弟弟,更是玉娘的孩子,我会好好照顾他,尽长兄之责。”

宋葭于是点点头,大步往还正牵马等着他的人身边去。

催马要走以前,他看见陈兆祥在亭子前向着京城的方向跪下叩拜,口中高颂:

“草民陈兆祥,叩谢圣恩浩荡!”

这画面忽然让他心尖刺痛。

他知道为什么。

然而他无从说。

他只能在心里默默嘲弄:谢他做什么呢?他受不起。他若还要脸,该去景山上吊。

但这刻薄话,倘若不能当着那人的面骂出来,就也没有任何说给其他人听的意义。

策马并行之人似乎毫不掩饰地冷笑了一声,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见了陈兆祥那模样。

宋葭侧脸盯住他看了好一阵,末了也没说什么,只是一扬马鞭,向着京城方向,绝尘而去。

—TBC—

喜欢这个作品吗?

请作者喝一杯给她加油吧!

还可以推荐给更多小伙伴一起看哦~

返回目录

购物车
  • 您还没有选择任何商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