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师·活心》

0.

你知道吗,树也是有心的。

1.

看到滚滚那一刻,成陌险些感动地哭出来。

那圆滚滚的造型,黑白分明的绒毛,水润无辜的大眼睛……实在很难相信,这货竟然是用木头和人造毛料做出来的。

滚滚是一只偃甲熊猫,它的主人是偃师夏清时,而它所肩负的“使命”,是帮成陌这个垃圾制造王收拾屋子。

事情的起因是夏偃师送“女儿”小藜去参加夏令营之后顺路去找成陌,结果发现成陌这个懒猪躺在成堆的生活垃圾里赶稿。稿件是追踪长白山私砍滥伐破坏自然生态环境问题的,很重要,成陌赶得焦头烂额。

于是成陌撒泼打滚不依不饶求夏清时给他做个勤劳的扫地机器人。

当时成陌也没觉得夏清时能答应。谁料几天之后,夏清时真给他做了一个,正是这只偃甲熊猫——滚滚。

夏清时是偃师后人,拥有罕见技艺,一双妙手无所不能,甚至能造出与活人毫无二致的人偶——他的“女儿”夏小藜。也正是因为小藜,才让身为实习记者的成陌与夏清时机缘巧合地相识。夏清时是个与人疏离的家伙,因种种过往十分排斥与陌生人接触。成陌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就差掏心挖肺才终于赢得了夏偃师的信任。夏清时有一条无论如何也绝不能碰触的底线——他只用偃术做正确的事。

对夏清时这种正直勤勉的人而言,明明有手有脚却不自己收拾屋子绝对算不上正确的事。所以当夏清时真把滚滚送给成陌的时候,成陌惊讶得下巴差点掉了。万万没想到,他胡搅蛮缠的玩笑话竟然真能打动夏清时为他破例。

从夏清时手里接过滚滚时,成陌感动地对夏清时说:“清时哥,你对我这么好我该怎么报答你?”

夏清时沉默了几秒钟回答说:“你别虐待滚滚。”

成陌立马拍着胸脯说:“我这么善良怎么可能虐待小动物呢!”他又拉着夏清时袖子表示夏清时对他这么好他只好“以身相许”来报答了。

夏清时盯着成陌看了半晌,嫌弃地扒拉开那只抓着自己不放的爪,“……你能不这么套近乎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成陌只好灰头土脸滚到堆满垃圾的屋角。

结果,在成陌家如山如海的废纸、饭盒、零食袋和空饮料瓶里奋战了三天三夜之后,滚滚愤怒地跳上了成陌家的燃气灶。

“我受够了!”

被熊猫悲愤的嘶吼惊醒的成陌,顶着鸡窝头和黑眼圈惊恐地看着咬牙切齿站在燃气灶上俨然要和他同归于尽的熊猫,憋了半晌一拍大腿:“卧槽,你特么竟然会说人话!”

夏清时能做出与活物别无二致的木偶,这成陌知道。但成陌从没想过,夏清时竟然还能做会说人话的熊猫……更何况这只熊猫难道不是做来扫地的吗!为什么要让一只扫地熊猫具有人格会说人话啊?!会说人话他就会抱怨……成陌终于对夏清时那句“别虐待滚滚”有了深刻地理解。

也许真是自己太脏乱差,让滚滚扫地扫得很抑郁……

于是,当成陌第一百零一次深刻检讨自己连续七天赖在床上写稿垃圾随手扔一地的罪行时,滚滚终于给他说了一个故事。

2.

滚滚说:“我有一个相依为命的挚友,可是他把生存的机会让给了我。”

滚滚并不是唯一的偃甲熊猫。

据说,夏清时用来制作偃甲熊猫的木是一对双生树,汲取天地精华已有千年,久而久之便生出一双木灵。其中一个是滚滚,另一个是滚滚的挚友——炮炮。然而夏清时却把炮炮锁在漆黑的角落里,不许他出来,更不许滚滚和他见面。

“他嫌弃炮炮长得丑。”滚滚严肃地告诉成陌。

炮炮身上有块乌黑色的印记,正好在心口位置。滚滚说夏清时就是为此才把炮炮束之高阁。

整个痛陈自己与挚友多么感情深厚、怒斥夏清时这个颜控不讲熊猫权的过程中,滚滚都痛苦地抓住自己粗短可爱的小脖子,那模样简直让成陌错觉自己看见了一只熊猫版的马教主。

滚滚对成陌说:“如果你不让偃师把炮炮放出来,我就烧了你家房子。”

“他把你挚友关起来怪我家房子啊?!”于是成陌眼疾手快关掉燃气总阀,果断把那只还在哭诉没有挚友的世界多么冰冷的熊猫从燃气灶上抓下来,拎回了夏清时家。

凌晨三点半,成陌左手抓一只肥嘟嘟毛绒绒的偃甲熊猫,右手敲开了偃师夏清时的门。然后被夏清时面无表情的起床气轰杀在地。

夏清时嫌弃地说:“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被木头熊猫骗了的人,简直刷新蠢界标高。”

夏清时亲口证实,根本没有第二只偃甲熊猫。他手上的确是有一对双生树不假,但另一棵双生树他自始至终都妥当存放。

“所以这家伙只是说故事哄我带他回来而已吗?!”成陌抱头蹲在门口,看着四仰八叉躺在沙发上抱啃竹笋的滚滚,恨不得找块豆腐一头撞死。

如果夏清时不把滚滚做得这么活灵活现,滚滚就只是一只普通的扫地熊猫;如果滚滚只是一只普通的扫地熊猫,就不可能有欺骗人类的智慧,如此一来成陌就不会成为被木头熊猫欺骗的人——总之,都是夏清时的错。成陌是这么耍赖的。

然而夏清时说滚滚和别的偃甲都不一样。

夏小藜是夏清时作为一个偃师的技艺结晶,是偃甲本身感应了偃师倾注其中的感情与心血所孕育出的灵魂与人格,但滚滚却是被原木的木灵附体。滚滚所表现出的一切行为与意识,都源自双生树的木灵,夏清时造出的偃甲不过是一具躯干,为木灵提供了实体化的便利。

成陌问夏清时当初明明有两块原木,为什么只做了一只熊猫?

夏清时闻言静了好一会儿,回答:“因为只有一颗‘活心’。”

想要偃甲成功地“活”起来有一个决定性的要素——偃师们称之为“活心”。而制作“活心”的原料可遇不可求,只有一颗“活心”是不可能做出两只栩栩如生的偃甲熊猫的。

在两棵双生树之中,夏清时最终选择了滚滚。

说这些的时候,夏清时一直背对着成陌。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成陌看见滚滚面壁坐在角落里的孤独背影,那对毛绒绒的圆耳朵似乎还在抖动着。

成陌忽然有点心塞,“难道就完全没办法再找一颗‘活心’让他们俩团聚吗?”

这个问题,夏清时没有立刻回答。
 

那天,一向冷淡疏离的夏偃师竟然没有一如既往在漆黑的凌晨把成陌扫地出门,而是扔了个枕头和一张毛毯,还有一盏自循环供电的小夜灯给他,破例让他赶紧凑合在沙发上睡会儿。

这点难得的温情关怀实在让成陌受宠若惊,忙不迭抱住枕头毯子窝在了夏清时的沙发上。

作为偃师后人,夏清时家里有数不尽的精巧奇物,成陌曾经好几次死乞白赖想挤进门来做个“长期采访”,都被夏清时直接扔了出去。现在终于有机会在夏清时的沙发上加了个铺……成陌顿时睡意全无了,两只眼睛满屋子乱转。

小夜灯的光暖洋洋的柔和。

灯火朦胧中,成陌忽然看见滚滚。

滚滚呆呆站在偃师存放原木的库房前面,那若有所思的模样有点伤感,似乎很失落。

他默默站了很久,转身,一言不发往楼梯走。

成陌忽然觉得有点恐怖,紧张地喊了一声跟过去。

滚滚遽然回头,给了成陌一个诡秘的冷笑。“我还会回来的!”他灵敏地爬上楼梯顶端,就好像只是在玩熊猫园里的爬架。

成陌追问他什么意思。他却继续怪笑着,然后纵身一跃从楼梯上跳下来,摔断了自己的脖子。

成陌整个人都惊呆了。

他刚刚目击了一只偃甲熊猫的自杀现场。

一只偃甲熊猫竟然在操劳之下心智失常丧失了生活的希望……

成陌盯着那一团毛绒绒的熊猫“尸体”发了好一阵呆,才想起来手忙脚乱地去喊夏清时。

一晚上被吵醒两次的偃师一脸不耐烦的怒气,毫不犹豫直接塞了只木刻“奶嘴”到成陌嘴里堵住那些大呼小叫。

努力了半天也没能张开嘴的成陌开始哭着在心里发誓下辈子也不敢打扰夏清时睡觉。可是好像已经迟了。

滚滚不仅摔断了脖子,还摔坏了重要的支撑骨架,虽然夏清时很快修复了他身体上的创伤,但无论如何也没法唤醒他。夏清时表示算了,反正还有一棵双生树,不如再给成陌另做一只。

成陌有点困惑,“可你不是说‘活心’只有一颗?”

夏清时抱着滚滚的“尸体”,头也不抬,“没错。所以我只有把他的心挖出来,才能再做第二只。”
 

3.

第二只偃甲熊猫做好是一个星期以后的事。

成陌接到夏清时电话匆忙赶过去,在夏清时家里见到了炮炮。

从样貌上看,炮炮和滚滚几乎没什么差别,除了炮炮胸口上果然有块明显不是毛色变化的青黑印记。夏清时说这是原木本身带有的“胎记”。

夏清时告诉成陌,并不是每具偃甲都会出现被原木木灵附体的情况,但他用来制作滚滚和炮炮的这一对双生树格外与众不同,鉴于滚滚已有木灵附体的先例,对于炮炮,成陌恐怕要格外注意。

成陌犹豫了一下到底还要不要把这么“危险”的熊猫带回家,最终还是输给了不想自己打扫房间的懒惰。那篇长白山生态破坏追踪的稿子已经压近死线了。

然而,当成陌欢天喜地把炮炮抱回家一天之后,他开始意识到他真的犯了一个错误。

与滚滚截然不同,炮炮从进屋第一刻起就没有动过扫帚。相反他制造垃圾的速度比成陌还快得多。而且他会用竹条抽打成陌去收拾屋子。如果成陌胆敢怠慢,被抽倒是其次,被垃圾山压死的危机比被一只萌系熊猫举着竹条追得满地跑要严重多了……

在被炮炮当成保洁小弟惨无熊道地摧残了三天一个字也没写成后,成陌终于忍无可忍,哭着又把炮炮拎回了夏清时家。

夏清时看着成陌满头包的凄惨模样,一脸“早就提醒过你”的表情拿出了医药箱。

成陌哭得恨不得鼻涕眼泪都抹夏清时袖子上,深刻检讨自己不肯好好收拾屋子企图利用高贵的偃术偷懒的罪行,只差跪在地上求夏偃师收了这熊猫回去。

正在这时,他听见炮炮冷笑了一声。

“你为了一己私欲让偃师挖出滚滚心脏的时候想过会有今天吗?”

那笑声太冷了。成陌吓得打了个哆嗦,扭头看见炮炮正阴惨惨地站在自己身后,手里不知何时已经拖拽着滚滚的“尸体”。

就在炮炮胸口上,正对应心脏的位置,那块青黑色的“胎记”似乎颜色更深了,已泛出乌紫。

夏清时深深皱起了眉。

成陌立刻用手指着夏清时说:“不是我要他干的,是他自己要干的。”一秒卖队友。

炮炮冷笑一声,完全不为所动,依旧死死盯着成陌,“你奴役滚滚给你打扫屋子时想过会有今天吗?”

成陌三秒说不出话来,一把抱住夏清时大腿,“夏老师救我!”

夏清时默默把这没出息的家伙拽开。他盯住炮炮看了一会儿,而后,沉声问道:“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

“你当初也没告诉我你要‘杀’了滚滚!”炮炮昂首挺胸回瞪住夏清时,眼底暗影弥漫,映得心口那一团乌黑愈发阴沉。

4.

瞪着夏清时的时候,炮炮给成陌讲了第二个故事。

从前有一对双生树无忧无虑地长在长白山的灵脉腹地,因为汲取了天地精华而生出了一双木灵。他们相伴相生,携手千年冬夏,彼此都将对方视为灵魂的另一半。

直到有一天,两个人类偃师带着伐木队进山挖走了双生树。

偃师把双生树带回家后才发现其中一棵树是有瑕疵的,于是嫌弃这块瑕疵的偃师把有瑕疵的原木锁进壁橱里,把另一块原木做成了一只偃甲熊猫。

然而偃师没有料到的是,终于拥有了“生命”的偃甲熊猫发现了“活心”的秘密。让挚友“活”过来的代价只能是自己去“死”。

于是,思念挚友的熊猫决定牺牲自己,把“活”的机会让给挚友。他从偃师家的楼梯上跳了下去,摔断了自己的脖子。

“可是这个笨蛋不知道,所谓挚友,不管谁失去谁,都是无法独活的。但是我和他不一样,我不会消极被动地牺牲奉献。”炮炮冷冷看夏清时一眼。

那眼神十分阴冷,再毛绒绒圆滚滚的萌系外表也无法掩藏眼睛里恶狠狠的光。

成陌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你不反驳一下吗?”他扭头问夏清时。

炮炮所说的跟夏清时和滚滚所说的好像有点不一样。成陌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夏清时状似沉思地看着眼前那只毛绒绒圆滚滚的熊猫,片刻,低声开口:“我可以再做一颗‘活心’让滚滚也能获得一具可以自由行动的身体,但我有一个条件。”

夏清时让炮炮和滚滚立誓不许伤害人类。

炮炮一口回绝。“你没有和我谈条件的权力。不要以为你制作了这个身体就能以创造者自居。你只不过是我的木匠而已,我存在的时候你还根本没出生呢。而现在,你们要为伤害了滚滚付出代价!”只见他冷笑一声,忽然举起厚实的熊掌猛地向夏清时抽过去。

几乎条件反射地,成陌就想把夏清时推开——结果被夏偃师一把抡到身后,摔在了不远处的沙发上。

与此同时,夏清时的麒麟便一跃而出,拦住了炮炮的去路。

眼看一熊猫一麒麟两相对持虎视眈眈一触即发,再Q弹可爱的造型也挡不住四溢的杀气。成陌一轱辘从沙发上爬起来,揉着差点摔断的老腰,伸手拉住夏清时的袖子。

“解释一下你会死吗!”成陌郁闷地对夏清时嚷嚷。别的成陌不知道,但有一点,他认识的夏清时是一个正直的人,一个宁死也要坚守偃师之道的人,绝不可能做出带着伐木队进自然保护区滥砍滥伐这种事。

夏清时默然半晌,叹了一口气,“没什么好解释的,伐木队是清辰带去的。”

下一秒,成陌一个没站稳,直接又从沙发摔到了地上。

陆清辰陆老板,原木鉴定师,同时也是另一个偃师传人,是夏清时的“坏”师弟——“坏”这个标签是成陌打上的,主要是因为从前被陆清辰耍得不要不要的严重伤害了成陌单纯的小心肝。

成陌觉得,只要有陆清辰参与的事,就一定没好事。

于是成陌说算了,过去的事纠结还有什么意义呢,大家应该向前看,向前看才能真正解决问题嘛……他问夏清时,要怎么才能找齐原料再造一颗“活心”。

夏清时说这事说难其实也不是那么难,只需要进山找到一种特殊的原木种子。但是,只有他们俩去没用,这件事必须要有陆师弟帮忙。

夏清时竟然会主动提出找陆清辰帮忙。成陌简直无法相信。

因为夏清时不喜欢陆清辰。

成陌第一次见识到陆清辰其人的时候就知道,这个所谓的师弟与他师兄夏清时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相较于师兄夏清时,陆清辰是个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如果必要,他可以用偃术去做任何事。正是因为理念上如此巨大的差异,曾经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夏清时都将陆清辰拒之门外。如果不是绝对重要的事,夏清时大概怎么也不会说出需要陆清辰帮忙这种话来。

成陌看着夏清时线条冷峻的侧脸,心底忽然有点发毛。有那么一瞬间,他特别想劝阻夏清时,可话到嘴边终于还是没能说出口。

半个小时之后,成陌垂头丧气地看见一脸灿烂笑容的陆清辰开着新款跑车戴着限量订制的机械手表出现在夏清时家门口。

陆老板开心极了,一手搭着夏清时肩膀,连声说师兄怎么终于想开了,竟然主动电话自己要合作。然后在听完来龙去脉之后指着成陌足足笑了一分钟。

成陌觉得陆清辰这家伙天生就是来打他的脸的。

于是成陌愤愤地表示,士可杀不可辱,就算没有陆清辰帮忙,他也能帮夏清时把原木种子找出来。

陆老板见他真急了才收敛起笑,“我不否认你们真有可能做到,毕竟有师兄这么厉害的偃师在。不过有我帮忙事情会简便轻松很多。关键在于——我为什么要帮你们呢,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说这些话的时候,陆清辰懒洋洋靠在夏清时家的沙发上,还惬意地伸了伸被高订时装包裹着的两条大长腿。

成陌恨得直磨牙,简直想搬把锯子给他那两条腿截了。

最终在陆老板无利不起早理念的坚持下,成陌含恨答应免费给陆清辰当三个月助理,务必随叫随到任劳任怨,以此换取陆老板大恩大德大仁大义出手相助。

等压着成陌签订“卖身契”之后,陆清辰才慢悠悠笑着再次看住夏清时。他对夏清时说:“师兄你可想清楚了,要再找一颗适合他俩的原木种子,必须带着他俩回‘那里’去。而一旦带他俩回去,就会被木灵发现你打破了承诺。对于偃师来说,违背向木灵立下的誓言可不是什么好事。”

夏清时什么也不说,只还给他一个别废话的眼神,把三张已打印好的电子机票扔在了他身上。

5.

陆清辰所说的“那里”,在炮炮和滚滚曾经生长的长白山自然保护区深处。

一路上,成陌都被迫背着滚滚的“尸体”,简直觉得已经快被压成一滩肉泥。

与此同时,炮炮在一边悠闲地啃着竹子,还时不时拿竹子抽一记成陌的屁股,表示对行进速度的不满。

直到一块相对开阔的林地,炮炮忽然激动起来,用力扒拉开还在吭哧吭哧挡路的成陌,向着林地正中央大步奔跑过去。

就在林地垓心,是一块巨大的树桩,树根依旧深深盘踞,显然曾是一棵年月历久的老树。这棵树是被人砍断的,整齐的断口上还露着干涸的年轮。

炮炮低头趴在树桩上,脸贴着年轮脉络,许久都没有任何动作,久到成陌几乎要以为他已和老树融为一体。

“咱们在这儿对着个大树桩是要干嘛?!”成陌终于累得扛不住了,把滚滚重重地“卸货”在地上。

这个不温柔的动作立刻招来炮炮愤怒的白眼。

陆清辰看一眼夏清时,“师兄,你要告诉他吗?”

夏清时一脸严峻。

于是陆清辰优雅地拍了拍落在肩头的树叶,也给成陌说了一个故事。

陆清辰的故事发生在七年前。

那时候夏清时还经常会温柔地笑,陆清辰还是师兄最倚重信赖的师弟。那时候,师父的宝贝女儿、夏清时最心疼的小师妹顾清颜还在,师门一家四口和乐美满。

那一天,是小师妹的出师试炼。

试炼的内容,是亲自挑选一棵合适的原木,制作自己的“偃灵”。心高气傲的小师妹决定前往长白山深处的灵脉寻找最好的原木,两个师兄放心不下都跟着去了。

“偃灵”是偃师一生中与自己灵魂最贴近的杰作,也正因此,对原木的挑选需要格外谨慎。偃师相信万事万物皆有灵性,想要创造出“活”的偃甲,要获得木灵的信任,更要能驾驭木灵。

当时夏清时曾劝告小师妹,与其他任何偃甲都不相同,偃灵会随着偃师一起成长,即便是此刻看来微不足道的偃灵,只要偃师本人不断精进,偃灵便也会日益强大。因此,作为一个刚刚出师的新人,应该谨慎为上,切忌贪心不足硬要去招惹自己无法掌控的木灵。

但是小师妹并没有把大师兄的劝告放在心上。

刚进入林区的小师妹立刻就被林地深处传来的异样声音所吸引。

那是一棵已在灵脉深处生长了数千年的参天古木。天地自然的灵气汇聚其中,生成了强大的木灵,拥有惊人的强大能力。而在悠长岁月中见证了太多杀戮与砍伐的木灵对侵入山林的人类毫无善意。

初生牛犊的小师妹执意想要收服超出掌控能力之外的强大木灵,却反而被木灵压制了意识,几乎要被吞没。

是夏清时费尽心力降服了木灵救回了小师妹。

同时夏清时与木灵订立了契约。

木灵答应夏清时从此往后再不伤害人类,而作为交换,夏清时要将长在古木绿荫之下的一对双生树带回去仔细保护,不让他们受到人类伤害,并在双生树足够强健之后使他们回归山林。

那一对双生树,就是滚滚和炮炮。

“等一下——”

听到这里,成陌实在忍不住插嘴。夏清时答应一个木灵要保护滚滚和炮炮——然后就把滚滚和炮炮做成了两只扫地熊猫……这哪里不太对啊?!

成陌抓狂地蹲在地上问夏清时为什么。

夏清时拒绝给出任何解释。他看也不看成陌,径直走上前去,伸手抚上被砍断的树桩。“被砍掉已经有几个年头,木灵也早就不在这里了。”他摸了摸树桩上细密的年轮,皱着眉沉声道。

“是啊,有点麻烦呢。什么人这么大本事,当年师兄可也只是险胜。”陆清辰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

“你们俩说人话!”成陌气呼呼地插进去嚷嚷。

见夏清时始终没有打算解释的样子,陆清辰稍微收敛起神色,开口:“能造出‘活心’的原木种子必须保持纯净,然而从前守护山林的木灵已经不在了,新的守护木灵又还没出现。失去木灵的守护意味着整片山林很有可能已经受到了污染,也就是说——”

“咱们有可能找不到制作‘活心’的材料。”成陌看一眼滚滚躺倒在地的“尸体”,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心里莫名就一点点沉了下去,还有些冷飕飕的。

虽然这两只熊猫有点烦,但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想到滚滚活不过来了,成陌还是有点失落。

成陌抬头看着夏清时。

然而夏清时什么也没说。

6.

用来制作“活心”的原木种子受到了污染是十分危险的,会直接影响偃甲的行为反应。陆清辰提议,与其冒险,不如先回去,从长计议。

炮炮第一个表示反对。

毛绒绒的熊猫抱着他挚友的“尸体”坐在木桩上坚决不肯挪动一步,嚷嚷着要留在故乡。

夏清时似乎没听到炮炮的抱怨。他只扭头看着陆清辰,“陆师弟,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陆清辰闻言静了两秒,突然乐呵起来。“唉,被师兄你抓到了。”他无所谓地耸耸肩,摊开双手,丝毫不为自己辩解,“没错,我这里确实还有一颗原木种子,是当年偷偷留下的。师兄你总是这么洞若观火让我很为难啊。”

陆清辰接着讲了没说完的故事。

木灵希望夏清时把双生树移栽是因为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一天天枯竭,害怕无法保护这一对双生树。木灵发现双生树已经由于自然灵气被破坏出现了衰败的迹象,而这对双生树是他的继任者,理应在他消亡之后肩负起继续守护山林的使命,如果遭到破坏后果不堪设想。

木灵感知到夏清时作为一个偃师的正气,愿意交付给夏清时全部信任。但木灵不信任陆清辰。少年时代的陆清辰就是个不肯墨守陈规的家伙,不甘心仅仅继承老辈留下的东西,总有各种数不完的小心思。木灵担心陆清辰会打双生树的主意。

在深入灵脉腹地的过程中,陆清辰私藏了双生树的原木种子。

木灵担心陆清辰会使用原木种子将双生树做成自己的偃甲傀儡,执意要陆清辰将原木种子交出来。

于是陆清辰便把一颗原木种子交给了大师兄夏清时——也就是夏清时用来给滚滚和炮炮制作“活心”的那颗。

然而,双生树的原木种子是一双一对的,陆清辰一口咬定自己只发现了一颗原木种子,将另一颗种子偷藏起来,并一直留到今天。

“师兄你其实一直都知道我藏了一颗原木种子吧。你从一开始找我来‘帮忙’也就是因为清楚这一点,只要有我在你就根本不担心找不到造出第二颗‘活心’的原料。”说完故事的陆清辰定定看着自己师兄,脸上始终保持着饶有兴致的微笑,仿佛丝毫不在意被夏清时揭穿了私藏原木种子的“罪行”,而是对夏清时的反应更感兴趣。“我不明白,师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问夏清时:“既然当初默认了我私藏原木种子,为什么今天又要以这样的方式要回去?”

夏清时面沉如水,静静开口:“当初那么做是因为相信你。现在这么做,还是因为相信你。”

陆清辰轻笑一声,用下巴尖指了指还坐在树桩上不肯挪窝的两只熊猫,“那对双生树里有一棵根本已经烂透心了,我都能看出来,师兄你不可能不知道吧。原本就是不应该再继续存活的生命,你又何必这么固执呢?”

成陌闻言下意识转脸瞅了瞅炮炮心口上的乌黑胎记。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那一团黑印似乎更深浓了,仿佛有血一样黏糊的液体随时都会淌下来……而那只紧紧抱着同伴“尸体”的熊猫也正面无表情盯着他们,大而深邃的双眼里一片浓稠沸腾。成陌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很没出息地往夏清时身边缩了两缩。

面对师弟的质疑与规劝,夏清时显然不为所动。“我已经答应让他们兄弟团聚。”

陆清辰不以为意地耸耸肩,“你当初也答应要好好养护这对双生树,不还是把他们做成了偃甲——还送给这种废柴使唤呢。”后半句他是看着成陌说的。

“清辰。”夏清时皱起眉头。

“师兄,我不想再和你发生争执了。吵了这么几年其实我挺累的——而且我也根本赢不了你,没必要穷折腾。”陆清辰叹一口气。他说着摸了一下左手手腕上那只机械表。

每次看到陆清辰那只手表成陌都会一阵发自内心的仇富。但成陌从没见陆清辰把那只手表“打开”过。

现在他看见陆清辰轻轻拨动表盘上的指针。那只手表竟然发出“咔”得一声轻响,从侧面探出个长条形的小小暗格来。暗格里存放的,是一颗晶莹剔透的原木种子,只有半个指甲盖大小,还隐隐散发着青绿色光华。

看见那颗不可思议的种子的瞬间,成陌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呆磕磕瞪着眼,连应该抓住机会吐槽一下他的天敌都忘得一干二净。

7.

拿到原木种子的夏清时说要立刻把“活心”做出来,让成陌和陆清辰安静等着,不许打扰他——尤其是成陌。

深感自己被偃师嫌弃了的成陌委屈地蹲在一边对着熊猫画了半天圈圈,终于在夜幕降临之后被山林寒气冻得不停哆嗦,只好连蹦带跳地想生火取暖——然后就被陆清辰一脚踹在屁股上摔了满嘴土。

陆老板在严肃鄙视了这种竟然想在森林保护区生火的愚蠢行为之后,拿出个折叠取暖炉,打开拧了两下开关。

暖炉刚架好的瞬间,成陌就被扑面而来的温暖感动地热泪盈眶了——然后就被陆老板又抬腿一脚踹到了一边。

陆老板扔给成陌两片暖宝宝说:“地方不够大,你还是蹲一边贴暖宝宝吧。”

成陌哭着一边撕暖宝宝一边控诉:“你一个人独霸暖炉啊简直是禽兽!”

陆清辰说:“我没独霸啊,这不还有两只国宝吗。”

于是成陌眼睁睁看着炮炮、滚滚(的“尸体”)和陆清辰三个围圈坐在暖炉边上,他的前任保洁小弟炮炮各种惬意地烤着暖炉,陆清辰还给炮炮投喂了手撕笋……

“……陆清辰我要去劳保局投诉你虐待助理!”成陌哆嗦着嚷嚷,努力保持上下牙不打架。

陆老板可开心了,“你去呀,有什么证据?”

“你嫉妒我跟夏清时关系好!”成陌吐舌头。

“啧,”陆清辰挑挑眉,“我跟师兄一个碗吃饭一个枕头睡觉的时候你还不知道蹲哪儿吃奶呢。”

“唉,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炮炮一边啃竹笋,一边一脸鄙视地叹息。

两人一熊猫斗嘴斗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夏清时一脸怒气地过来了。“你们不知道‘安静’两个字怎么写吗?”夏偃师双手将滚滚抱起来,十分不悦地瞪了成陌一眼,转脸喊陆清辰一起过去给他帮忙。

于是成陌终于感激涕零地在陆清辰被使唤走之后挤过去享受到了暖炉的呵护。

大约下半夜的时候,夏清时终于给滚滚做完了“手术”。

炮炮显得很激动,迫不及待地扑上去就抱住了滚滚。

重新苏醒过来的滚滚却没有那么兴奋。“我要谢谢你。看在你帮了我们的份上,就不计较你把我们扔给那个蠢货扫地的事了。”说这些话时的滚滚直直看住夏清时,明明是仰视的角度竟生出些居高临下的意味,与之前因为思念挚友而落寞的滚滚简直判若两熊……

就算嘴上说着“谢谢”,这家伙也分明是一副根本不在乎的样子嘛!

成陌吃惊得眼珠几乎脱窗。忽然想起滚滚“自杀”前说的话……难道这家伙早有算计?

对于滚滚如此反常的表现,夏清时倒是并不见吃惊,只静静开口:“你的意思是你不打算兑现我们之间的约定。”

“背弃承诺这种事又不是我们先做的。”滚滚扬着脸,大而圆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毫不掩饰的恨意,“万千年来,偃师与我们之间一直都是互相倚信的关系,然而,随着人类越来越变本加厉的破坏为恶,你们却站在了人类那边,协助那些恶人大肆破坏林木。比起我这种小小欺骗,你们的背叛才是真正不可饶恕。”他说着转了个圈,摊开毛绒绒圆滚滚的手臂,冷笑一声,“其实你也明白的吧,偃师一脉已然快要灭绝了。这是天谴,是对你们背叛盟友的惩罚,失去木灵信任的你们也只有死路一条而已。”

“等等,你的逻辑不太对啊……”成陌扶着额头,忍不住插嘴吐槽:“你说的这些就算是事实,跟夏清时有什么关系?坏事又不是夏清时做的!”

“你这个愚蠢的人类,我还没和你算账呢。”听到声音的滚滚扭头盯住成陌,冷冷哼了一声,“竟然妄图使唤高贵的木灵做你的下人,作为回报,我会好好祝福你的——就祝你一辈子只能辛苦劳作到死都发不了财好了。”

“你这写作祝福读作诅咒啊!”成陌眼泪差点出来,恨不得扑上去直接跟咒他发不了财的熊猫撕咬。

夏清时长手一伸给成陌捞回来。

夏清时对滚滚说:“你答应过我不能伤害人类。约定就是约定,我没有违背我立下的承诺,你也不能。”

不料滚滚却歪了歪脑袋,咧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

“那么如果你死了,这个约定也就不存在了吧。”

他忽然发出一声嘶吼,凶猛地向夏清时扑过去。

夏清时连退也没退一步。

就在滚滚的熊掌几乎要拍在夏清时脸上那一刻,炮炮冲上去拦在夏清时面前截下了滚滚的攻击。

炮炮劝解滚滚,夏清时并没有做过坏事,也确确实实帮了他们的忙,对夏清时出手是有违天理道义的事。他让滚滚放弃报复偃师和人类的念头,和他一起留在故土,守护这片他们自幼生长的山林。

然而滚滚只是冷笑一声。“吾友,难道你真以为这样就足够了吗?”他指着那根被砍断的粗壮树桩质问:“你没看见吗?这是比你我的存在更强大更悠久的木灵,却也还是落到这种下场。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一定是个厉害的偃师。直到今天,他们依然在做这种为虎作伥的事,守护山林是你我的天职,怎能放任不理?如果放任不理,别说守护故乡,你我迟早也要步那些消亡同类的后尘。”他恶狠狠如是说着,根本不肯再听任何辩解,又发出沉闷怒吼,向夏清时发动攻击。

成陌从没见过熊猫打架。在此之前,他对熊猫的印象一直都是懒洋洋圆滚滚特别可爱的一群躺在动物园里晒太阳吃竹子……但是现在,有一只比熊瞎子还凶猛的大熊猫正在狂暴地对着夏清时又扑又咬。

成陌觉得他对国宝的萌系印象被彻底颠覆了。他让陆清辰出手帮忙。

围观了全过程的陆老板抱着双手撇撇嘴,“我警告过他的,这块木头已经从‘心’里烂透了。是他自己执意不听劝。”

成陌反应了一秒,惊恐地睁大了眼。“双生树里有问题的那个不是炮炮,而是滚滚……?”成陌有点无法接受。虽然事实摆在眼前,滚滚的行为反应明显更不正常,但他一直以为有问题的原木是心口乌黑的炮炮才对。所以说,真相总是和看起来不太一样,颜控容易死得早……成陌掐着陆老板肩膀吼:“别傲娇了,就算要证明你英明,也不用围观夏清时被愤怒的熊猫疯狂殴打来证明吧!”

陆清辰嫌弃地把成陌扒拉到一边。“我不能出手,这是师兄自己的战斗。”他沉着脸,盯着持续躲避各种扑咬执意不肯出手还击的夏清时,“偃甲反噬也是常有的事,作为一名偃师,如果驯服不了自己造出来的偃甲反而被杀,只能说明他没有做偃师的资格。”他忽然模棱两可地笑了一声,“我这个师兄呢,什么都好,就是老想不开,总是坚持要做正确的事。可正确的事做起来难免就会辛苦又危险啊。”

“你傲娇还能扯出这么多正义的理由……”成陌抓狂地跟吓得直哆嗦的自己做了一番激烈斗争,壮着胆大叫了一声,就准备冲上去给夏清时帮忙。

还没迈出步子,滚滚先扭头冲他吼了一嗓子。

这一声吼得成陌脸上肉都抖了,顿时腿一软直接跪在地上,眼睛都不敢睁。

他觉得滚滚向他扑过来了。然而他听见另一声振奋怒吼。炮炮又一次扑上去,硕大的熊掌狠狠掐在滚滚肩上。

自己竟然被一直“虐待”自己的炮炮救了……成陌惊恐地往后缩了半天,手脚发软站不起来。

两只熊猫谁也不肯相让,扭打成一团。终于,炮炮渐渐占据了上风,将滚滚死死压倒在地。“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呢?”炮炮伤心地仰起脸发出一声冗长的吼叫,猛一口咬在滚滚颈侧。

滚滚四肢乱蹬挣扎了几下,就放弃了一样不动了。

夏清时走上去,摸了摸炮炮的头。“你放开他吧,就算他心中有再多恶意,也始终都不会伤害你。因为你是他唯一的兄弟。”

8.

夏清时终于开口,说了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已在山中长了千百年的古树移栽到截然不同的环境中大多难以存活。当年夏清时把双生树移栽之后,虽然精心呵护费尽心血却依然无法改善双生树持续衰败的事实,两棵双生树都不同程度从树心开始溃烂。

对生命消亡的恐惧惊醒了沉睡在双生树中的木灵,于是其中一个木灵向身为偃师的夏清时传话,提出了一个请求。这个木灵,就是滚滚。

滚滚请夏清时在双生树彻底死去之前把他和挚友做成偃甲,给予他们新的躯体,延续他们的生命,并与夏清时立下誓约,会谨守本职守护自然山林,绝不随意伤害无辜的人类。

起初夏清时十分为难,不仅因为他曾答应过山中木灵要妥善移栽这对双生树,更因为——他手上只有一颗创造“活心”的原木种子。

只有一颗“活心”意味着双生树中只有一棵能够成为偃甲,获得“新生”。

滚滚请夏清时先救炮炮。

然而,夏清时却发现相比之下滚滚的状况反而比炮炮更严重。人类对自然的破坏已打破了天地灵气的平衡,倚靠自然灵气存活的古木受到了污染腐蚀,不但削弱了木灵的灵力,甚至还影响木灵的性情。

不论木灵随着双生树死去而消亡,还是木灵在自然破坏的长期侵蚀之下性情大变都绝非好事。

于是夏清时决定先把滚滚制作成偃甲。

而这个决定显然没有得到滚滚的理解。

静听完夏清时诉说的炮炮默默松开了熊掌。而滚滚却一轱辘翻身爬起来,十分激动地扭过头抗议偃师把这些秘密公诸于世。“总有一天可恶的人类会为破坏自然受到惩罚!”他一边揉着被炮炮咬疼的脖子一边愤愤地嘟囔,又恶狠狠地说:“你信任人类会后悔的!”

炮炮却摇摇头。“我并不信任人类。”他看一眼夏清时,“但我还是愿意保持一点希望,毕竟这世上依然存在坚持做正确的事的人。而我相信他们的坚持总会影响到另一些人。”

炮炮答应夏清时会和滚滚一起好好留在山中,守护山林,绝不随便出手伤害无辜的人。

成陌抓耳挠腮地琢磨,总觉得哪儿不太对,“……长白山里突然多了俩熊猫,这还不得上头条引来一堆一堆科研的、围观的、偷猎的、八卦的……”

陆清辰笑着拍拍他肩膀,“没事,师兄不是早就考虑好了么。”

夏清时让滚滚和炮炮在被砍断的树桩旁坐下,打开两只熊猫腋下的机关。只见几声轻微的“咔嚓”声响,如同齿轮转动。两只熊猫的躯干急剧拔高,黑白相间的绒毛隐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新鲜的木皮与嫩叶。枝桠从他们四肢伸展开来,长成新的树根与树冠。

他们又“变”成了两棵树——和从前的双生树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其中一棵上多了块明显的黑色印记,而另一棵的枝桠上却多了两排牙印。

原来,早在最初设计熊猫的时候,夏清时就想过了,总有一天他要让滚滚和炮炮回归山林,而到那时,他们最天然的姿态才是最适合他们的姿态。

临走的时候,成陌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两棵“熊猫树”一眼,嘟囔着自言自语:“这回真能‘种’得活吗?”

夏清时静了一瞬,“他们现在都有‘活心’了。”

“那要是又有人来砍呢?”成陌担忧地问。

“你脑洞也太大。”陆清辰愉悦地从中间插进来把成陌从夏清时身边撵开,“来就来呗,一秒变熊猫大巴掌抽死他们不就得了。”

瞬间成陌就再也不想说话了。

9.

回家之后,成陌宅了三天,赶完了长白山生态的稿件……快要完稿的时候,他跑去问夏清时,如果陆清辰坚持不交出原木种子,夏清时打算怎么做?

“他不会的。”正在打磨木条的夏清时头也不抬。

成陌问:“为什么?”

夏清时顿了一下,“因为他毕竟是我师弟。”

成陌叼着小藜送的棒棒糖趴在笔记本电脑前继续发散思维,“那棵千年古木的木灵既然那么厉害,现在又是怎么被人砍倒的?滚滚一口咬定是个厉害的偃师干的,莫非真的是你同行?”

“……”

“还有你小师妹没能降服那个木灵,出师试炼岂不是失败了?那她后来做出自己的偃灵了吗?”

“……你话怎么那么多?”夏偃师终于不堪其扰,不耐烦地瞪了成陌一眼。

“还有还有……我是不是真的被木灵诅咒了?”一想到滚滚那句“祝福”成陌就悲从中来。

“一辈子发不了财这种事呢,想开点就行了,反正就算不被木灵诅咒你也发不了。”夏清时放下手中的活计,毫不犹豫地拎起小记者后领子把他往外拖。

“我就再问最后一个问题!”成陌不死心地紧紧扒着门边,盯住夏清时的眼睛掩不住忐忑,“既然滚滚是那么重要的木灵偃甲,你为什么要把他给我?”

夏清时似乎被他问住了,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着他静默了好一会儿,“因为你是个很简单的好人。”然后,在成陌还没来得及开心得瑟之前,夏偃师就毅然决然反锁了工作室的门。

三天之后,小藜从夏令营回来,吵着闹着要成陌陪她去动物园看熊猫。已经对熊猫产生重度心理障碍的成陌说什么也不敢进熊猫馆的大门,只好泪流满面蹲在熊猫馆门口等了半小时,还像个怪蜀黍一样凑到每一个乱扔冰棍纸的小朋友跟前阴森森地说:“不要乱扔垃圾哦,会被熊猫打的!”

于是夏清时带着小藜从熊猫馆出来之后,是从动物园管理处把成陌领回家的。

10.

树也是有心的。当你伸出手,触摸那些或古老或青嫩的躯干与枝叶,诚意聆听,就一定能听见那鲜活的心跳,在天地之间有力地搏动,一声,一声,发出悠长回响……

—完—

发布者: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